洛白♡

戳一下,闲鱼写手了解一下

可糖可刀可开车的写手/词手了解一下吗qwq

渣反魔道天官六爻杀破狼桃花债霹雳全职盗笔黑执事魔卡翼年代记复联(不止)

死磕双道^双聂^曦瑶^柳澄^忘羡^轩离^追凌^冰秋^冰九^花怜^双玄^伞修^喻黄^周王^瓶邪^黑花^塞夏^樱狼^桃雪^黑法^虫铁

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

跪求杂食宝宝们不kyQAQ

闲鱼词作在线接词,全能偏古风

魔道天雷xx和xc

爱你萌(๑´∀`๑)

宋·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子·我总能等到他的·琛

子琛等人时期组图

沉迷改表情包无法自拔

双道——『北冥』鲲鹏归往

双道——『北冥』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系列
ooc预警
emm这个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戏说历史,预警一下吧。
是晓宋。
是he。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几千里也。”

鲲存于世万年之久,无亲无友,孑然一身。一朝修炼成仙,得一人身。

鲲着一身北冥深处般黑色袍,无名无氏,游荡四方。偶然到一仙山,一老者一眼道破他非人,却未声张。

老者看着鲲,见他眼里满是孩童般的清澈,不禁笑道:“既然无处可去,便唤我声师父,随我姓宋罢。”

鲲见老者笑,皱眉。他歪头琢磨了半晌老者话里的意思,突然笑了下,少年清脆的嗓音在耳旁回荡。

“师父。”

刹那间,微风乍起,海水激浪。

“你我自山中相见,山风为你而起。便叫——”

“宋岚。”

宋岚入山后不久,在山林深处得一鸟卵。少年日日精心照料,如同得一珍宝。终于,某日夜里,卵壳上骤然裂开几条缝隙。随即整个裂开。宋岚楞住。

只见当中并无叽叽喳喳的小鸟,竟是一个巴掌大的婴儿。

宋岚转头看向师父,只见后者笑着道:“这孩子,竟是天生的妖。不过,本性不坏。若是悉心教导,日后必成大器。”

宋岚一伸手,将躺在他诗书上的“婴儿”捧了起来,不经意间瞥见刚刚被这小妖挡住的一行诗——

“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

他思忖片刻,将“沉”字摘换为“尘”字。

“晓星尘。”

师父一时没听清:“什么?”

宋岚笑了一下。

刹那间,冰雪消融,群星璀璨。

“你我相见于星月下,众星为你皆降为尘。便随师母姓,叫——”

“晓星尘。”


“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几千里也。”

摸着眼泪的孩童不过五岁的样子,宋岚正本想着训斥的话到底是一句没有出口。他叹了口气,俯身将晓星尘抱起来。

“呜呜呜……岚岚,是他们先欺负我的呜……”晓星尘窝在宋岚怀里也不忘“申冤”。

“他们如何欺负你?分明是你……”“呜呜呜岚岚你不喜欢我了呜……”晓星尘打断他的话,泪眼朦胧的看着宋岚。

宋岚几度欲言又止,最后只是理了理晓星尘的头发,转身回了屋子。

一年前,晓星尘四岁。宋岚和师父一同带他去夜猎。本来预想着不过几具凶尸,却没料到竟有一尊野神仙入了魔。

宋岚和师父一时不备,被偷袭个正着。师父身受重伤,宋岚则是被一剑传过肩膀钉在了树上。

宋岚皱眉,刚想使用仙力,却见不远处的晓星尘双目赤红身体渐渐覆满羽毛并且长大,身后伸出双翼……

不过瞬息,一只体型庞大的、状似凤凰的鸟类出现在宋岚面前。

他蓦然瞪大了眼。

这只鸟约长二百里,羽毛有红绿两色,头上有冠,尖尖的喙。它发出一声声的低鸣,那野神仙立刻吓的没了形,诚惶诚恐的跪在地上。那鸟并未理会他,而是径直落在宋岚身前,收起双翼,带起一阵大风。

宋岚神色复杂许久,双手颤抖着拖着对方的头。

他轻轻的问道:“你是……谁?”

巨鸟俯首:“我是你。”

刹那间,树叶岿然,蝉鸣皆止。

“你是……鹏……”


很多年过去了。

晓星尘早已蜕变成了一个俊美的青年,宋岚却依旧是二八年华的模样。

师父离世已久。宋岚在师父离开那天,才得知师父乃是神明。宋岚知道后沉默了许久,才把师父这个不值一提的肉身安葬了。晓星尘陪着他一起。

“岚岚。”晓星尘笑着抽走宋岚手里的书。

宋岚抬头,却被晓星尘捧住了脸,在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宋岚面无表情的推开他向外走去,以为晓星尘看不到自己微红的耳垂。

他倚着自己的书架,面无表情,显得十分漠然。

无数史书记载,鲲鹏本为一体。可……

宋岚贴着书架滑落,满脸颓然。

“仙妖本殊途,你何苦执着于此呢。”

这是上次他去拜访某位上神时,对方和他所说。

当时晓星尘第一次向他告了白,他十分慌乱,躲了许久,才终于敢直面面对晓星尘。

他究竟该怎么办……

宋岚抱着膝垂头。

刹那间,悲戚无度,冰封千里。


最终,还是挑起了大战。

这一战,生灵涂炭,还殃及了人类。死的死,伤的伤。仙族和妖族世代的恩怨情仇在这一代被彻底激化,战火笼罩了半边天。

直到那天。

晓星尘浑身是血,无力的跪倒在宋岚面前。宋岚早已泪流满面,嘴唇微微颤抖着,一直低低的呢喃着“对不起”。

晓星尘笑了下,明明很高兴的样子,却无端让宋岚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

他的身体已经开始消散了。晓星尘回握住宋岚握着他的手,在全部消散的前一刻,他俯到宋岚耳边,轻轻的说着——

“对不起,错不在你……”

刹那间,天地失色,恍若隔世。

宋岚呆呆的跪坐在地,望着天空,耳畔传来一声熟悉的鸣叫。

自那以后,妖族认输,各族和平。晓宋二人这令人扼腕叹息的爱情故事,也被拆成各个版本流传于世间。不过,版本虽多,但故事的结局都是一个。

“据说啊,宋岚又变回了鲲,日夜在北冥之中苦等,只盼着有朝一日,能够等得爱人归来。”

数百年后。
北冥。
蔚蓝的海水中,巨大的鲲浮在海面上,不远处的海岸上是一个微笑着的男子。

fin
『中途文档丢了一回,只能找回来一半,所以后半部分很赶,不要介意……』
『四岁的星星当然不大,二百里我都觉着说多了xd』
『大概就是,星星和老宋是鲲和鹏分别留下的后代』
『不知道为什么越写越白……』
『我就一直特想让星尘说一句错不在你1551老宋要等多少年才能听到啊QAQ』

等我,明天考完试,给你们写车
想看哪个cp留个名

叨叨一会儿

我真的是……
去快看魔道圈转一次就想退圈一次
哪哪儿撕的都不可开交
ky恶心,因为ky骂作者骂作品的也恶心
进圈还有一堆无脑文无脑画映入眼帘
十三万人的圈
我敢赌
有一半都拿不出全文订阅记录。(笑)
满屏侵权倒转两次乃至十余次的侵权视频(文)
然而快看本身对于这种现象根本不管不问
任由事情一点点发展大了
真是越在lof待久了就越觉得快看乌烟瘴气
快看上已经有两位作者专门批判了
很好
又带动了新一波的黑魔道高潮和ky高潮
我还敢赌
ky的“宝贝儿”们平均年龄不超过十二岁
看几本耽美小说就以为自己是原耽圈的了
内两位作者的评论下面有多少因为ky骂作品骂作者的
甚至包括某位作者本人
因为ky就要黑这话竟然能在众目睽睽之下说出来

无fuck说
跨圈抵制?可以很棒。
您管好您的漫画圈不行吗作者大大qwq
还有魔道漫画粉们
我操你们妈,把“不要ky”这句话印在脑子里不行吗qwq
我还没退圈呢
我还没对墨香转路呢
每次看到这些那心里都哇凉哇凉的
就很难受
我是个写手,同人写手
我真的很喜欢魔道。
我不想因为ky精们去道歉
我不想放下身段去为别人解释真相
我不想去讨厌被ky的某位作者
但是我是一个读者
魔道祖师的读者
墨香铜臭的读者
我无可奈何
我要看着曾经喜欢的作者纷纷“慷慨发言”
要看着nc的靓丽发言
我不是不累
我们都很累
每个站在墨香身后的人都很累
我曾无数次的想过退圈
但是,
想到被我叫老公的宋子琛,和我名字有同一个字的金光瑶,看见我家路由器就能想起的魏无羡,看见桌子上画的小太阳就能想起的墨香铜臭,看到我谱架子上夹的那种《何以歌》的谱子就能想起的魔道祖师。
我真的舍不得。
于是,还要无限的和自己挣扎。
之前有一句很火的话,放到现在依旧适用
“你喜欢,你就甘愿。”

深夜叨逼叨
很烦

没错就是要作死。
上次的梗还没写完莫名跟风xd
200热度b站直播唱歌我和你们讲【傲娇脸】
300直播写车【傲娇脸】

『我在想150fo的时候可不可以给没吃到可爱多的小可爱们送包装纸……送冰激凌怕化掉……』

cp如下↓

冰九——『倾序』⑧


魔君冰x仙君九
两人都没有记忆
具体故事情节请看后续发展
ooc预警
前文见tag
谢谢支持。

沈清秋并未急着问他,仔细的打量打量了洛冰河,眯了眯眼。

过了不久,沈清秋像是确定了药效已经全部发作,转身又坐在了椅子上,看着洛冰河空洞的眼神,轻轻开口:“洛冰河。”

“师尊。”他依旧是那个空洞的眼神,本能的说出最真实的话。

“昨日,你都做了什么?”

“昨日弟子一直在房中等着师尊归来,师尊似乎十分疲惫,喝了茶没多久就睡着了。弟子将师尊扶到床上去休息,一直伺候着。”洛冰河还是呆呆的,一字不漏的将昨日的事悉数道出。

沈清秋眉头皱的死死的。洛冰河说的一切仿佛都能和昨天的事对上号,可是他总觉得哪里不对,不过,他还是选择相信催眠的结果,把这一点点的疑惑压在了心底。

洛冰河趁沈清秋没注意,勾了勾唇角。

他当然不可能被真的催眠,但是沈清秋若是这么相信他那药的效果——就给个面子配合一下喽。

不过……他突然垂了垂眼——那天的事系统给出的答案太过草率,想让人不起疑都十分困难。但是他确实没有印象了,这事也只能姑且放放了。

“洛冰河。”

“师尊。”

他还是那副样子。沈清秋长舒了口气。

“滴——
『任务三完成』”

洛冰河只想打死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系统。

沈清秋俯下身,一只手捏住洛冰河的下颔,将他的脸抬了起来,仔细打量着。

忽的,他笑着说:“小畜生,你可真让人嫉妒呢。”

洛冰河手有些抖——他在竭力控制着面目表情。

“滴——
『当前恨意值30』”

洛冰河眼里飞快闪过一丝迷惘。

沈清秋这时已经松开了他的下颔,走到书桌旁边,提笔在纸上写了几个字,转身就离开了,没再看洛冰河一眼。

洛冰河确认沈清秋已经离开了之后就卸掉了伪装,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嗜血的笑。他慢慢踱步到桌前,双手轻捻起那张纸来,轻念出声:“为师有事先行离开,明日巳时在竹舍门前等着。”

“呵。”他发出一声嗤笑。

洛冰河眯起了眼,他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刚才沈清秋的神情,那双仿佛流光的眸子里盛满的却是嫉妒和厌恶。

洛冰河的眼里染上诡谲的笑意。

“真想看看这眼睛清亮的样子。”

巳时。
沈清秋看着正对他行礼的弟子,扯了扯嘴角,从洛冰河身旁掠了过去,只留下一声不轻不重的“跟上”。

洛冰河恍若未闻,默默的收了礼跟在沈清秋身后。他们一路走下了山,刚出大门,脑中就是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任务二也完成了噢。你要不要听新任务?”

“不听。”
“任务s.....诶?为什么不听?”
“有点事想和我家师尊交流一下。”

“......洛冰河,沈清秋他其实,挺待见你的。”系统突然低落了,“他也挺可怜的....”

洛冰河想了想系统之前和他说的那句“他嫉妒你”,轻轻的说:“是吗。”他笑了笑,没有反驳。

“说起来,上次我和你说的那个惩罚任务,是认真的。”系统猛然换了话题,洛冰河被这句话雷了一下,扶了扶额头:“我知道了。”

“......诶?”

“到了。”一道没有感情的声音响起,好像不是在和别人说话似的。

原来在洛冰河和系统说话的功夫,他们已经不知不觉的到地方了。洛冰河抛下在他脑海里满脸问号的系统,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此刻他们正在不知道哪户人家的府邸里,面对着正位,四周围满了大小不一的凳子,好像开会似的。

沈清秋道:“这里最近,发生了命案。”

洛冰河挑了挑眉。

这是打算教我真东西了?

Tbc.
『这么久没更新……对不起!下次不敢了!』
『最近真的太忙了QAQ,前天才开始有休息』
『然后我就花了两天三夜补完了杀破狼全部广播剧和魔道广播剧还有剧版镇魂』
『hhhhhhh困死了』
『谢谢支持』
『顺便说下我115fo了(呆滞)』
『下次粉丝点梗在150fo』
『过几天考试,这几天要各种浪了,欢迎各种唠嗑』

“来,吃粽子”——端午节多cp贺文

“来,吃粽子”——端午节多cp贺文
引路避雷:1忘羡,2冰秋,3花怜,4双玄,5冰九,6曦瑶,7双道,8桃雪,9长顾,10伞修

【忘羡】
“二哥哥,来,吃粽子~”
衣衫不整的魏无羡叼着个没剥开的粽子趴在床上看着蓝忘机。
“喂二哥哥……别……粽子……掉地上了……嗯……”

【冰秋】
“师尊,来,吃粽子qwq”
沈清秋打开折扇:“太黏了,不吃”
“QAQ”“……给我剥开我再吃。”

【花怜】
“三郎,来,吃粽子啦。”
花城搂住谢怜的腰,凑近他的耳朵:“粽子哪有哥哥好吃。”
谢怜捂住了爆红的脸。

【双玄】
“师青玄,过来,吃粽子。”
师青玄头也不抬,幽幽地问:“有我哥的吗?”
啪的一声,一个精致的粽子在贺玄手里变成烂泥。

【冰九】
“师尊,来,吃粽子。”
“……”
“噢我忘了,师尊连舌头都没有呢……”洛冰河笑了笑。

【曦瑶】
“阿瑶,来,吃粽子……”
“二哥……我如何能吃到……”
金光瑶伤痕累累的魂魄飘在喝醉的蓝曦臣面前。

【双道】
“星尘,来,吃粽子。”他心里念着。
面前放着粽子的锁灵囊岿然不动。
宋岚坐下,自顾自的吞着,就着泪水一起。

【桃雪】
“桃矢,来,吃粽子。”
桃矢就着雪兔的手咬了一口糯米。
然后把脸色微红的雪兔搂进怀里:“味道不错。”

【长顾】
“子熹,来,吃粽子。”
“子熹,你说话啊……”
“子熹……”

【伞修】
“沐秋,来,吃粽子喽。”
叶修盘腿坐在墓碑前。
照片里的他面上仍是温柔的笑。

虫铁——『留恋』

*ooc预警
*小虫成年设定
*谢谢支持

这是来自 @无问西东 的梗:想看虫铁互相吃醋梗!!!!
嗯就是虫看到铁罐和一些美女在一起吃醋了,就跑走了,然后铁罐去找他发现虫和mj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或者别的什么事)也吃醋了。铁罐强行把小虫抓了回去然后两个人冷战了几天,被美队等人劝好了

正:
“Ned,你的乐高搭的怎么样了?”醉醺醺的Peter挂在Ned身上问。

Ned无奈的把他扒下来,让他坐在自己旁边的位子上,环顾了下酒吧里乱糟糟的场面,烦躁的扒了扒头发。

他要怎么把这个醉鬼扛回去!

“嗝”Peter打了个嗝,委屈的开口,“你都不知道,刚刚的场面让我多难受。”

Peter一下陷入回忆。

“Mr Stark,能跳支舞吗?”一个身形高挑的女士靠近Stark。后者欣然接受。一曲完毕,一干美女围到Stark身旁,围了个水泄不通,Stark一直挂着得体的微笑,时不时的搂一下她们的小细腰。

而这一幕全都落在了不远处的Peter眼中——他本来是想接Mr Stark回家的。本就占有欲强的少年眼睛都快红了,却猛然看到Stark低头吻了一下理他最近的那位女士的脸。

Peter:“……”

他恨恨的捏碎了一个酒杯,转身离开了。之后他去了一个酒吧,各种灌自己,后来……就打电话叫了Ned。

Ned听他絮絮叨叨的说完,对于这个刚成年不久的吃醋过程不感兴趣。但嘴角有点抽搐——Peter又挂到他身上了。

结果这次还没等他拔下来,一个高大的身影就站在了他的面前。

“把他给我吧。”Stark瞥了Peter一眼,对Ned说,“还有,我希望你们的关系没有亲密到这种程度。”他扛起Peter,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Ned一个人摸不着头脑。

“嘿,kid。”Stark居高临下的看着Peter,一个醉鬼并没有给他回应。Stark叹了口气,转身出了门。

之后的几天里,Peter和Stark各做各的事,各回各的家,宛如陌生人一样。刚刚去旅游了一圈的美队发现了这两人的不对劲——毕竟他们刚确定关系时的腻歪劲儿可是有目共睹的。

于是这天,美队把Peter叫了过来,和他谈了半天,总结起来一句话就是“你们要沟通。”

Peter似懂非懂的看了看他。

晚上。

刚进家门的Stark被Peter直接压倒在地。

Stark:“……”

还没来得及吼他,嘴唇已经被堵住。接下来,就是一番友好,而深情的交,谈。

第二天。

食髓知味的Peter喟叹着说:“美队可真是一位人才。”

Stark:“……去把他的盾牌给我偷过来!”

美队:“……蛤?”

fin

双道——『深夜的实验室』

*现代学生宿舍
*ooc严重
*谢谢支持

这是来自 @二汪 小可爱的梗:星星大夏天宿舍没空调拉着岚岚跑去睡实验室的故事【对没错,是我,热死了要】

正:
“子琛……”晓星尘百般聊赖的在床上翻来覆去,在没得到下铺回答的半天之后,终于忍不住一掀被子坐了起来。

“宋子琛!”

“我在。”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

“我热……”刚刚气势如虹的晓星尘瞬间软了下来。“宿舍连个风扇都没有,这大夏天的怎么过啊……”

他从上铺探出半个头,偷偷瞄了眼正在看书的宋岚,但不巧的是,宋岚刚好抬头看他,目光交汇。

晓星尘一下子没接住,一大滴口水从上铺直接掉到地上。

宋岚:“……”
晓星尘:“……”

一向了解挚友洁癖有多严重的晓星尘突然嚎叫一声,三下五除二的下床拿纸擦地再上去,整个过程不超过一分钟,上铺已然传来了尴尬的笑声。

没办法嘛,子琛太好看了。晓星尘懊恼的捶了捶腿。

宋岚只是微愣,很快就把视线转回书上,幽幽开口:“心静自然凉。”

晓星尘翻了个白眼。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宋岚简直是一个完美的“别人家的孩子”,但是只有一点——那就是太老成了。成天也就几句话,还都是一些老妈子挂在嘴边的事,总是惹得晓星尘一脸生无可恋。

还没“静”个两分钟,晓星尘又一次翻身坐了起来,麻利的把衣服一套,下床看着还没换睡衣的宋岚。

宋岚:“……”
晓星尘:“……”

片刻,被那双星星眼萌到的宋岚妥协了,他烦躁了理了理头发,看着已经指到了九点半的时钟问:“还有半个小时就要熄灯了,你要去哪?”

晓星尘笑了:“你猜。”
宋岚面无表情。
晓星尘泄气,低着头说:“实验室。”

“走吧。”宋岚迈出脚步。

“噢好……诶?”一时没反应过来的晓星尘愣了。

“你不是热吗,那凉快。”宋岚淡淡的说,已经打开了宿舍的们。

“!”晓星尘追上去,激动的说:“子琛,你真好!”

宋岚心里一恸。不过他上没有任何表现。

晓星尘拽着宋岚的手,熟稔的走过各个监控死角,到实验室把窗户一开,一撑一跃一翻,动作一气呵成。

宋岚:“……”

晓星尘在里面朝他笑,然后招了招手,示意他进来。

宋岚看了看他,嘴角勾了一下。

第二天。
“你们俩给我在这站好了!不下晚自习不许动!再去实验室睡觉我就把你们扔到江里去喂鲨鱼!”教导主任气哄哄的把他们骂了个狗血淋头。

晓星尘:“老师您知不知道江里没有鲨鱼……”

宋岚:“……”

fin

曦瑶——『禁制』

*蓝曦臣黑化
*改结局系列
*开放式结局
*囚禁梗
*ooc十分严重
*谢谢支持

这是来自 @冷彻与情热 小可爱的梗:曦瑶,想看蓝大黑化的,而金光瑶因为蓝大那一剑对他心死,可蓝大就是要纠缠他囚禁他的狗血情节

正:
“蓝曦臣……”

金光瑶虚弱的抬起头,用大病一般的嘶哑嗓音叫着面前的人,语气充斥着乞求。

“求你……放我走……”

“阿瑶怎么能走。”蓝曦臣蹲下,单指将金光瑶的脸挑起来,“我可离不开你了啊……”

金光瑶晃离开他的手指,不顾被捆住的左手挣扎着喊:“你放开我……放开我啊!”

蓝曦臣直起腰,看着已经断了半条胳膊的金光瑶,眼中似乎还有那时悲悯天下的神采,深处却藏着几近疯狂的偏执。

他没有言语,默默的转身走出这间阴暗的小房子,全然不顾身后之人绝望的喊声。


“蓝曦臣,正如你所见,我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什么坏事我没做过!可我独独没有想过要害你……”

蓝曦臣似是愣住了,他的眼睛有些发红。

金光瑶正想向那封着聂明玦的棺材处跑去,却被蓝曦臣拽住了那只仅剩的手腕,那手劲之大像是要把他的骨头捏碎。

金光瑶吃痛,挣了挣,结果却因为重伤无力的倒下。

蓝曦臣把他接住,不顾众人惊呆的神色,紧紧的将他搂在怀里。

蓝忘机皱了皱眉,刚打算和蓝曦臣说些什么,就见自家兄长抱起金光瑶转身和他说:“忘机,这里的事你先解决一下,我有事要做。”

他又冲着其他人欠了欠身:“诸位也请静候,三日过后,我蓝曦臣定给各位一个说法。”

说罢,他面不改色的拔出朔月走出了观音庙,留下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一干人等。而在蓝忘机怀里老老实实窝着的魏无羡,眼神深幽的看着蓝曦臣离开的方向许久,终是叹了口气。



金光瑶从回忆中回过神来。

他试着动了动因为被迫躺着而看不到的双腿,果不其然听到了“嗦嗦”的铁链声。又感到连手都快要抬不起来的无力感,绝望的闭了闭眼。

怎么会变成这样。


清脆的声音响起。

蓝曦臣把恨生的碎片随手扔在了地上,像是昭示了什么。他深吸了一口气,眼眶有点发红,倒像是真有几分被故友背叛的痛苦。

蓝曦臣:“前两日我日夜不息的审问他,终于,他对自己所做的错事供认不韪。”他又一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昨日,我已私下将他……挫骨扬灰,其佩剑也已经尽数断裂,诸位心中,也应该平静了罢。”

他垂头,用那在别人看来伤心过度的动作挡住了眼睛里露出来的诡谲。

“敢问泽芜君,仅凭泽芜君一面之词,怎知您是否会因为情义而私自留金光瑶一名呢?”说话的是一个江家小辈,尚是年轻。

蓝曦臣起身,神色麻木的朝外走去,口中用暗哑的声音说着:“我以我蓝家名誉担保,定不会让他重现于世。”

众人噤声,蓝启仁面无表情,像是傻了一样。

众人心里都明了,即便金光瑶没死,也不会再出现了——即便出现了恶果也只会由蓝家来尝。

可又有谁能知道,此时的金光瑶,正被人压在身下,受尽苦楚。


六米见方的密室里,蓝曦臣拿着一小块私藏的恨生碎片,在被剥光的金光瑶身上乱划,时不时的问几句,得不到想要的答案手劲就是一重,留下一道道深浅不一的血痕。然而不久,蓝曦臣又俯下身,将金光瑶身上渗出来的血珠舔舐干净,引得金光瑶一阵阵战栗。

他脸颊又一次划过泪花,绝望的呢喃着:“你饶了我吧……放我走吧……”没有回应。

忽的,他像是疯了一样大喊:“蓝曦臣!当初那一剑是你亲手捅的!你现在却来这样折辱我……”眼泪不要钱一样的滚滚溢出。

蓝曦臣却毫无“悔改”之意,他似乎轻笑了一下,笑意却只存在于嘴角,眼里是化不开的阴厉与偏执。

“阿瑶,我如此喜欢你,怎会折辱你呢?但既然阿瑶生气了,那就让我来好好疼爱疼爱你,如何?”他说完这话,竟是缓缓的笑了,眼中也是笑意,一如当年那般,温润如玉的轻声唤他:“阿瑶。”

金光瑶一下子愣了神,却被他接下来狂风暴雨般的动作拉了回来。他知道他现在连咬舌自尽都做不到,也永远无法,再开口叫一声“二哥”了。

一抹绝望的苦笑绽在他的嘴角,他抬起没被束缚的一节手臂,挡住了眼睛。

眼泪自断臂下流致肩窝。

“你看这个人,嘴上说着喜欢我,却又叫我这么难过”——出自《我等你到三十五岁》。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