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一下,闲鱼写手了解一下

可糖可刀可开车的写手/词手了解一下吗qwq

墨香是立场,官配是底线

双道死忠+洁癖,谁侮辱他俩我跟谁磕到底

主产双道,其他cp时不常的也写写

词作策划唱见作曲编剧写手六担

烂白菜价了解一下

长期接债

头像画师:凫茈


魔道天雷xx和xc
注意避雷

清明时节多cp类文

时间紧张,文笔稚嫩,ooc严重
望体谅!
引路避雷:1.追凌 2.双道 3.曦瑶 4.双聂 5.双玄
至于为什么我不写官配
因为我不会写阿……





1.金光瑶在世人眼中是恶人,可在金凌眼里,只是他的小叔叔阿。就因为金光瑶是他们口中的恶人,这不,连立个坟冢都要偷偷摸摸的。

  金凌面对着眼前无碑的坟墓,深吸了一口气,转身把头埋进了蓝思追胸口,蓝思追知道他心里不好受,没有说话,伸出手搂住了金凌。金凌耳根一红,也伸手回抱了他。抱了一会,蓝思追温润的声音在金凌耳边响起:“阿凌,我们回家吧。”金凌点了点头,回眸有些忧郁的看了看那无碑墓,任由蓝思追拦着他的腰走了。

  他们走后,墓旁的大树后走出一紫衣男子,似是欣慰的看了金凌他们离开的地方,坐在墓前久久没有离开。





2.“请问您……可有见过……一位盲眼……道人,相貌……相貌甚佳,剑镂霜花。”不善言语的宋岚支支吾吾的朝一个卖菜的大姐说。大姐烦躁的挥挥手说:“没看到!”宋岚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转身去问下一个人。他拽住了一个穿麻衣的老大哥,刚一开口,对方就暴躁的打断了他:“没看到没看到!你该干嘛干嘛去,别挡着我!”说罢挥开他,大步流星朝前走去。宋岚垂眸,神色有些不自然。过了许久他又抬起头,微微睁大了些闪烁着希望的眸子,开始找一下个人。

三年后。“请问你有没有见过一位盲眼道人,相貌甚佳,剑镂霜花。”“啊?您说的是那位道长吗?”眼前的白瞳少女清脆的说着。

十多年时光转瞬即逝,宋岚坐在刚刚修缮好的白雪观前抬头望月,一夜无语。可是他心中所想,却是再也无法说出了。

“星尘,屠观我挺过来了,双目失明我挺过来了,换眼我挺过来了,尝尽人间险恶的那三年我挺过来了,被炼成凶尸挺过来了,被当成杀人工具挺过来了,可是现在,我真的怕我挺不下去了啊……”






3.蓝家人一杯倒的特性是出了名的。可今天二哥竟然喝了这么多酒,唉,二哥真的越来越小孩子脾气了。金光瑶想着,看着眼前人显的有些撒泼的样子,眼角的笑意愈发深了起来。紧接着,一曲微微节奏微微凌乱的问灵响起。
“尚在否……”
在呢在呢。金光瑶笑得灿烂
“在何处……”
二哥,我在你面前呀。金光瑶依旧笑的灿烂
“可归乎……”
……金光瑶突然沉默了

不过片刻,金光瑶又笑了,只不过这次,眼神里却带了几分凄凉。他伸出双手打算拥住蓝曦臣,却一下子从他的胸口穿过。金光瑶苦笑了一声。
二哥,你看,我回不来了呢。






4.“你整日沉迷这些市井小物,何时才能在学业武功上有番作为?!”聂明玦看着聂怀桑满屋子的扇子,恨铁不成钢的怒骂到。“不是有大哥你在嘛!我学那些有什么用?”聂怀桑不满的和聂明玦嚷嚷。谁料聂明玦却是沉默了一会儿,低沉着声音说:“大哥不可能护你一辈子。”说罢,聂明玦深吸了一口气,转身走了。

  月光撒下,聂怀桑独自坐在一石桌旁,一杯又一杯的往嘴里灌着酒。他眼神迷离,低低的呢喃着:“大哥,我现在自己能护我自己了,可是,你怎么不回来了啊……”






5.微微细雨洒遍了人间,神界已和平十余年。在一片湖泊当中,有一湖心岛,岛上有一个用石头堆起来的屋子,看起来有些破败。一身白衣的师青玄迎着雨面对着湖站立。师青玄的脸色有些病态的白,四周树林茂密,挡住了绝大部分阳光。才站了不到有一刻钟,一件黑底绣金梅的披风披在了师青玄的肩膀上,同时一阵温热的气息吹打在耳边:“初春的天还没还温,为何站在外面?”贺玄从后面轻轻搂住了师青玄。师青玄看了贺玄一眼,又把头转了回去,幽幽道:“第十三个清明了。”我该给我哥一个交代了。后面这句话,他自然不敢也不想说与贺玄听。贺玄听了这话,皱了皱眉,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有些不对。
在今晚的房事上,师青玄显得有些主动,不停的亲吻着身上人的肩窝,眼角泛红,双目含春,引得贺玄一阵阵粗暴的进攻,沉沦在这场双方面的性事上,忽略了师青玄眼里闪过的释然……

忽的一阵惊雷,惊醒了靠着一块碑沉睡着的黑衣男子。男子抬头看了看天,低头看着那块碑有些嘶哑的声音响起:“寻死的方法那么多,怎么偏生想到了自爆……”

男人眼神凄凉,叹:“青玄……我晚些……再来找你……”

说罢,有些踉跄的向树林外走去……









(回忆杀真好写……)
(下一篇预计1500冰九……?)

评论(9)
热度(94)

© 洛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