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一下,闲鱼写手了解一下

可糖可刀可开车的写手/词手了解一下吗qwq

墨香是立场,官配是底线

双道死忠+洁癖,谁侮辱他俩我跟谁磕到底

主产双道,其他cp时不常的也写写

词作策划唱见作曲编剧写手六担

烂白菜价了解一下

长期接债

头像画师:凫茈


魔道天雷xx和xc
注意避雷

【双道24h活动】寤雪引

*ooc预警

*宋晓。私设如山……见谅


  【双道24h活动】寤雪引


  宋岚惊愕的看着开始变得透明的双手。


  突然,他脱力的倒在了地上,眼眸渐渐闭阖……


  与此同时,原本在他身边笑着闹着的孩子们也骤然止住,整个白雪观刹那间由欢声笑语变的寂静非常。


  所有人都一动不动了。


  他们僵硬的保持着上一刻的动作,有很多人的笑意还没来得及收回,就那样凝结在脸上。


  仿佛凝了千年。


  远处群山层叠,百草丰茂,忽地,一阵风从身边划过,带动了原本垂着头的枝叶们,瑟瑟作响。


  一道空灵的声音传来,宋岚猛的惊醒,却见自己正身处半空之中。


  宋岚:“……”


  他下意识的伸手探向自己的胸口,想要去寻找支撑他走下去的那抹希望。


  可他失望了。


  他看着完全透明的双手和身体,眉头越来越紧。


  耳边空灵的声音还在回荡着,宋岚深深地喘了好几口气,努力平复了心情,阖上双眸辨别着那道声音的内容。


  “你还好吗……你还好吗……”


  它一直重复着这四个字,那声音称不上美妙,有的只是无边的孤寂,宛如置身于辽阔的大海之上,茫茫无际,却只有你一人的身影。


  明明是如此寂寥的声音,听了却叫宋岚没由来的安心。


  声音依旧在回荡着,宋岚看了看周边的环境。他正飘在山坡之上,四周是叠嶂青翠的山峦,山谷中有小溪潺潺而下,树木丛生,叫人看了心旷神怡的紧。


  “当”的一声,是两剑相击的声音。宋岚蓦然转身,不顾耳边还在回响着的四个字,朝声音的来源飘去。


  “你们……”一个不过七八岁的白衣小男孩撑在被插入地里的剑上,身旁站着两个冲他举着剑的黑袍人。他的身子剧烈的战栗着,洁白的道袍上满是鲜血。


  宋岚原本只是抱着来看看的心态,待到看清那男童的面庞之后,却是愣在了那里。


  那男童眉宇之间自带三分傲气,即使是这样的环境下,眸子中也溢着点点光亮。


  这分明是……小时候的星尘!


  即使宋岚没见过小时候的他,却也能一眼辨出故人。


  我识得你。


  宋岚几度张嘴,虽发不出声音,但满脸都是溢于言表的喜色。不料目光一瞥,竟看到一个黑袍人提剑朝晓星尘刺去!


  宋岚挡在了那人剑前,却被一下子穿过,他促然转身——


  “嗡——”一声剑鸣划过,寒光在眼前乍现,刚刚那柄朝着晓星尘去的剑瞬间被击断,飞向别处。


  宋岚转身看去,眼角倏地溢出血滴,颗颗顺着脸颊落下,在半空中消失不见。


  刚刚出剑之人,乃是白雪观观主,在他身旁,站着年纪小小的……宋岚。


  宋岚有些迷茫了。


  他蜷缩了起来。他不知道这里是不是真的,他不知道晓星尘有没有回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还会变成这样……


  “小弟弟,”小宋岚别扭的站在晓星尘面前,“坏人打跑了,我背你回我家疗伤吧。”


  晓星尘勉强维持着站着的身形,他抬眸,记住了眼前这个小哥哥的脸,笑了一下,突然失了意识,朝着后方倒去。


  观主把晓星尘稳稳接在怀里。他拽住了小宋岚的后领,“子琛,背着他。”


  “好。”


  观主有些诧异了:“你不怕他的血弄脏你的衣服?”


  小宋岚摇头:“不怕。”他很干净。


  观主挑了挑眉,没再说话,让小宋岚在他身后默默跟着。


  一旁的宋岚已经站了起来,耳边一遍一遍的“你还好吗”愈发抚平了他的烦恼。他任由着血泪划过脸颊,飘着跟上了。


  


  


  “子琛哥哥!”晓星尘快走两步追上小宋岚,故意用还伤着的手攥住小宋岚的手,“你还在生我的气嘛……”


  小宋岚刚想挣开,却感到了纱布的存在,只得郁郁的由他攥着,“没有。”


  “诶呀……子琛哥哥,我不是故意要笑你的拂雪的噗……”


  宋岚转头看去,果真晓星尘又一次笑弯了腰。


  “你…!哼!”


  宋岚坐在不远处的树干上,看着这一幕,面色不自觉的温柔了许多。


  他到这里已经快要三年了,这里也有白雪观,也有晓星尘和宋子琛,可是这里却比他原本的那个世界温暖太多了……


  三年来,耳边的四个字从未间断,他渐渐的可以开始触碰一些东西,却始终够不到地面,这个世界的晓星尘和宋子琛也从来没有看到过他。


  即使他们会好奇突然吱呀作响的树枝。


  这里的晓宋二人不过十一二岁,刚刚得了自己的仙器不久,前些日子晓星尘和同门比试时被误伤,在床上躺了好几天,连宋岚仙器认主的那一日都没赶上。结果一出门就笑起了拂雪的造型。


  “诶诶诶?诶!子琛你轻点!我今天刚给他重新包扎完!”观主看着宋岚即将刷开手,突然出声大喊了一句,搞得宋岚直接把手停在了半空,随后叹了口气,在观主和晓星尘偷偷的笑声中把晓星尘的手握好了。


  “小心着点,别再伤了。”


  他认真的说完了这一句,牵着晓星尘就往回走,观主在后面笑的不能自已。


  “诶诶诶,你俩小孩也该学会去夜猎长长见识了啊,给我分担一点压力,你们师父我很累的好嘛?”


  晓星尘转头认真的说道:“可你不是我师父啊。”


  观主一噎,“反正你师父也早把你扔给我养了。”


  晓星尘闻言又把头转了回去,看着宋岚:“那是因为师父让我长大了嫁给子琛!”


  牵着晓星尘手的宋岚一怔。


  不远处坐着的宋岚也是一怔。


  随后他们都笑了。


  一个幸福至极,一个悲戚至及。


  


  


  很多年了。宋岚已经数不清多少年了,耳边那道声音一直没有离开过。


  这里的晓星尘和宋岚都是今年弱冠,今晚是他们的婚礼。


  他们二人自小时候相遇至今,从未分离,朝夕相处,日夜相伴。一切都是水到渠成顺其自然,着实令人羡慕。


  红帐之中。


  “星尘……”宋岚捏了捏衣角,“这桩婚事自小就是由两位师尊定下来的,若你不愿……我定不强求。”


  他自己听不出来,那声音里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


  “子琛。”


  宋岚的呼吸滞了一下,手指不自觉的蜷了起来。


  晓星尘注视着面前之人的眼睛,突然笑着扑进了宋岚的怀里。


  “我真的好喜欢你!”


  宋岚不过愣了一刹,便伸手环住了怀里的人。


  “我不会放手的。”


  坐在院内合欢树上的宋岚笑了,笑的很开心。


  他有多久没有这么笑过了?记不清了,也许十年,也许二十年,或者逾百年?


  太久了,真的记不清了。


  耳边的声音还在回荡着,宋岚抬头看了看满弧的月,倏地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向下坠着。


  直到双脚触碰到地面,宋岚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他试着走了两步,又走了两步,才终于确定了自己踩着的是一片土地而不是虚空。


  宋岚惊觉背后有人,转身看去,竟是晓星尘背对着自己坐在地上。


  宋岚的嘴唇翕动着,双手止不住的颤抖,他一步一步的靠近那个人,那个映着月光,宛如谪仙的人。


  那人似乎感觉到背后有人,站了起来。


  刹那间,四目相对,秋风皆止。


  那是一双盛着星河大海的眸子,里面倒映着宋岚的身影,和他自己的身影。


  晓星尘歪了歪头,“子……琛?”


  忽地,他浑身剧烈的颤抖了一下,跌在了地上。


  “你……还好……吗……”


  宋岚耳边一直回响着的声音戛然而止。


  晓星尘还在不住的颤抖着,宋岚走上前去,一把将他搂进怀里。


  宋岚的衣袂,连带着身躯,一点、一点的,化为点点星光,散在天地之间。


  宋岚轻轻贴近晓星尘的耳朵——


  “我……很好。”


  “星尘,我爱……”


  声音停了。宋岚的身影已然散了。周遭星光点点,一时间竟亮如白昼。


  晓星尘停了颤抖,抬头望向星空。


  “我听到了。”


  霎时,又一团星光肆溅,回首再望眼,夜间寂寥。


  天接星河,晓雾皆舞。


  云涛千帆,皆传我心。


  


  “道长,道长!”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晓星尘睁开双眼,阿箐的面庞映入眼帘。


  “阿箐,我睡了多久了?”


  “两天了。道长,你要是再不醒,我都要去找大夫了!”


  晓星尘整理好衣衫,小心翼翼的捻出了怀中的锁灵囊。


  他注视着这个不起眼的小袋子,眼睛里映着两个人的身影。


  “道长,你那么了解宋道长,他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啊?”阿箐仰着头问。


  晓星尘偏过头:“他啊,他是一位秉性高洁的赤诚君子。”


  “道长,这句形容我都听过多少次啦?能不能说点其他的?”


  晓星尘笑了。


  “他啊,别扭的紧。我不过笑了他的拂雪一会儿,他竟和我耍脾气了。我还要特意去哄他……”


  


  “宋岚何德何能,得此挚友一人。吾愿以尽数神魂,护我挚友归来,赠他明眸如初。”


  


  小童们、大人们,顷刻间全都动了起来。有几个人瞥向那群小孩儿的方向,似乎总觉得少了些什么,遂又摇了摇头,忙起了手头的事情。


  今天的白雪观,依旧很忙碌。


  fin.


  ————————


  你们的小垃圾前来报道。


  那个世界是他们的前世,因为一生太过顺风顺水,下一世莫名全报回来了……后来变成星星的晓星尘是这一世里晓星尘的一缕神魂,他知道岚岚的一点魂魄去了那个世界,就过去找他了……岚岚把命换给星星了,星星拿着锁灵囊了。首尾是在表示岚岚的身体真的不在了


  剩没剩魂魄?你猜。

评论(19)
热度(95)

© 洛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