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一下,闲鱼写手了解一下

可糖可刀可开车的写手/词手了解一下吗qwq

墨香是立场,官配是底线

双道死忠+洁癖,谁侮辱他俩我跟谁磕到底

主产双道,其他cp时不常的也写写

词作策划唱见作曲编剧写手六担

烂白菜价了解一下

长期接债

头像画师:凫茈


魔道天雷xx和xc
注意避雷

冰九—『倾序』③

cp冰九
文笔稚嫩,人物ooc,私设众多,望谅解
谢谢支持。
前文链接:抱歉不会搞戳头像吧。


沈清秋抽了下嘴角。

不过他很快就打开了折扇,挡住自己下半张脸,皱眉对着洛冰河厉声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洛冰河面颊有些发白,看起来似是吓的。但实际上,他刚刚经历了一场暴风雨般的头痛,断断续续的画面不断从他的脑海里闪过,他拼了命的去看却是依旧看不清。

每次他靠近沈清秋就这样。洛冰河心里疑惑着。

沈清秋望着跪在自己面前不语的洛冰河,轻咳了几声,唤回了洛冰河的思绪。沈清秋把折扇一收,指着那两个食盒问到:“这是什么?”

洛冰河几度咬牙,费力的从嘴里缓缓吐出了“师……尊”两字,深深的吐了口气,如释重负的样子。殊不知,这幅样子在沈清秋的眼中就变了个味道,他皱眉想到:明明昨日那句师尊叫的那么顺口,今日怎么跟嘴里塞了块铅似的,难不成昨日那杯茶,还当真让他不满了?

这个念头刚出来,沈清秋嘴角就勾起了一抹讽刺的笑容:你不满又如何?纵你天资聪颖,还不是照样受我压制,毫无用武之地?

洛冰河抬头见到的就是这个弧度。他垂头,敛去眼底的情绪。声音钝定道:“师尊,弟子自师姐处知道师尊进来容易疲倦,故弟子做了些较为健康的补食,望师尊一试。”

话音刚落,便听到脑海中一声嗤笑伴随着一句演技真好的话语响起。洛冰河在心底啧了几声,面上仍然没有动容。

笑话!想他魔尊大人经历了多少变故?若是这点都瞒不过去那他这名头也就别要了。

沈清秋闻言瞥了他的手一眼,见那上面果然有烫伤及刀伤,心下一动,嘴上却是讽刺着:“就凭你一个乡间粗人,还能做出什么好东西么”他踱了两步,接着说:“你便自己拿回去吧,我还有些事要做。”说罢抬脚就要走,谁知洛冰河一下子就起身拽住了沈清秋宽大的袖子——几乎是出自下意识的举动——阻止了沈清秋的动作,沈清秋恼了,一把转身甩开袖子,却撞进了一个幽深的眸子,一个不属于他这个年纪该有的眸子。

两人皆是一怔。

洛冰河率先反应过来,将眸子换上了清澈透亮的神情。他直视这沈清秋的眼睛,低低的唤道:“师尊……”,明明那是低沉的语气,却硬叫人听出了几分撒娇的意味来。系统疯狂在洛冰河脑海中说着恶心恶心变态变态,洛冰河表情依旧语气依旧,完全无视了系统的吐槽。这语气惹得沈清秋一噎,浑身一个寒战。他迎上那双清亮的眼睛,它们清的似乎能看到沈清秋自己。沈清秋不知为何,竟觉得这个眼神和昨天浇他茶的时候那个眼神如出一辙,只是少了些不可置信。他心里一悸,一拂袖转身坐在了餐椅上,有些憋屈的朝着洛冰河骂道:“还不快端过来!”说罢就由着洛冰河端菜,自动忽略了洛冰河,以及他嘴角挂起的冷笑。

沈清秋轻轻夹起一块白菜,皱了皱眉——他已经许久没吃过饭了。犹豫几番到底还是塞进了嘴里。刚一入口,沈清秋的眼中仿佛就一亮。

洛冰河虽看起来有些愚笨,做的饭倒是出乎人的意料了。他这么想。

tbc.

『更新时间不定,感谢支持』
『说实话这章写的我都不好意思打冰九tag了……』
『哇九妹的傲娇属性萌炸我了』
『最近事多,所以质量可能会有点低,望见谅』
『*٩(๑´∀`๑)ง*』
『我知道很短但是你不要说,我知道ooc了但是你不要说,嗯对就酱,如果回头有精力没准会一时兴起修文233』
『欢迎唠嗑阿⁽⁽ଘ( ˊᵕˋ )ଓ⁾⁾』

评论(4)
热度(67)

© 洛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