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一下,闲鱼写手了解一下

可糖可刀可开车的写手/词手了解一下吗qwq

墨香是立场,官配是底线

双道死忠+洁癖,谁侮辱他俩我跟谁磕到底

主产双道,其他cp时不常的也写写

词作策划唱见作曲编剧写手六担

烂白菜价了解一下

长期接债

头像画师:凫茈


魔道天雷xx和xc
注意避雷

『暗渝』曦瑶4000字长篇【下部】

聂明玦看了看坐在床上,只穿了里衣,显得十分瘦弱的金光瑶。生硬的开口道:“…身体没事吧。”话一出口,三人都愣住了,金光瑶最先反应过来,微笑着说:“应该已经没有大碍了。”聂明玦点点头,在金光瑶的床沿上坐了下来,接着说:“大夫说你缺少休息,这几天大事我帮你处理,过后带你回兰陵,准备清谈会。”金光瑶连眉眼都染上了笑意:“那阿瑶就先谢过大哥了”“不必言谢”聂明玦依旧生硬。

不远处的蓝曦臣二人十分尴尬。蓝曦臣看着金光瑶那温柔的样子,总觉得心里像是被挖走了一块,还是被……大哥挖走的。

聂怀桑直勾勾的看着他们二人,眼睛又开始发涩,在聂明玦给了他一个严厉的眼神之后终是忍不住哭着跑了出去。蓝曦臣看了看金光瑶欲言又止,对着聂明玦行了个礼,转身追了上去。

金光瑶终是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软软的倒在了聂明玦怀里。聂明玦眉头一皱,本能的想推开,却在看到那一抹鲜红之后止住了动作,将虚弱的金光瑶放在床上,去给他拿帕子和水。金光瑶这个身子他是知道的,大夫已经和他说过了,因为长期的吃抑制药,金光瑶的身体已经亏空,虚弱到无以复加,甚至随便一场发热都可以夺走他生命的地步。刚刚强撑了这么久,估计身子已经很难受了。聂明玦有些怔,他忽然觉得,他之前对他这个三弟,似乎,有点过分……?

一阵咳嗽声传来,带回了聂明玦的思绪,他把金光瑶扶着坐起来,把帕子给他,转身去倒水,身后传来一个自嘲的声音:“他们,可真般配呢。”聂明玦倒水的动作顿了顿,随即恢复了自然。

这几天,金光瑶除了吃就是睡,前几天消瘦下去的体重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回来,对此,他有些无奈,他曾多次央求出去逛逛,却都被聂明玦一口回绝,憋屈的很。

但是,这也给他想做的事提供了机会。他和聂明玦商量许久,终于还是决定撮合蓝曦臣和聂怀桑。毕竟,这两人的幸福,都是被金光瑶和聂明玦放在心尖上的重要事。

于是最近,蓝曦臣天天被逼的和聂怀桑形影不离,吃饭偶遇,散步偶遇,就连聂怀桑沐浴,蓝曦臣都不知为何能撞见,虽然隔着三四层纱帐,但蓝曦臣还是十分尴尬,飞快逃离了现场。终于在有一天,在蓝曦臣和聂怀桑在收集了许多情报并且缜密的分析后,他们终于知道,是谁在暗中撮合他们了。

“唉……”聂怀桑又一次叹气。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他的大哥就是不懂他呢。他身旁的蓝曦臣也没好到哪去,他眉头紧锁着。良久,也只是轻叹了一声,离开屋子,准备出发去清谈会了。

金光瑶在清谈会开始的前一天的晚宴上忙来忙去,嘴角一直挂着与平常无差的微笑,但笑意却未达眼底。回到房里,已经累了一天的他立刻就钻进了浴桶,热水发出的阵阵热气熏得他困倦非常,不一会,就歪在浴桶边陷入了睡眠。

金光瑶是在已经凉透的水里和浑身燥热中醒来的。他皱了皱眉,觉得有些不对。他刚迈出浴桶套上里衣,就有一阵自体内传来的酥麻感,直接冲上了头。金光瑶的脸颊一下子变得透红,他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情况,他已经三天没有吃过抑制药了,本想刚刚沐浴完就立刻去吃,结果……金光瑶咬了咬牙,他努力的向床边走去想去拿抑制药,却刚走到一半就软软的倒在了地上,毫无力气。金光瑶浑身发热,理智几乎被燃烧殆尽,他跪坐在地上,喘着粗气,一边用力的掐着自己的胳膊想要多唤回些理智,一边在脑海里快速的想着解决方法。

蓝曦臣一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个场面。

金光瑶软软的坐在地上,衣衫不整,身体通红,眼中盈盈,眉毛紧锁着,白嫩的胳膊上满是被掐出来的紫青印子,一副被欺负惨了的样子。金光瑶还在痛苦的思考着,下一秒,他就被一股特有的兰花味的信息素包裹住了。

是二哥。金光瑶僵着身子想到。

“阿瑶……”蓝曦臣将下颔抵在金光瑶肩窝处,呼吸间喷洒的热气让金光瑶欲哭无泪,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腿间已经泥泞一片了。

“阿瑶…别忍了好吗,我……我心悦你阿…”

金光瑶又一次僵住了身子,随即便崩溃的倒在蓝曦臣怀里大哭起来。蓝曦臣拦腰抱起他,一边安慰着一边将他抱上床榻,细密的吻随之而来。

【拉灯】

第二天一大早,因为聂明玦临时有事带着聂怀桑出去了,金光瑶以身体不适为由让金凌代替了他,三尊之中惟剩泽芜君一人笑得灿烂,连不善观察脸色的金凌都看出了蓝曦臣的高兴,他戳了戳身边蓝思追的腰,问到:“你们家泽芜君今日怎的这样高兴?前几日不是还一脸忧愁么?”蓝思追还没搭话,一旁的蓝景仪就咋咋呼呼的说:“你可不知道啊,泽芜君在知道敛芳尊和赤峰尊成亲之后这脸色就没有喜色!这不昨天晚上,泽芜君跑去敛芳尊的屋里……”“景仪。”他们身后传来一道温润的声音“上次的让你抄写的雅正集抄完了么?”蓝景仪耷拉着脸,看着泽芜君带笑的面庞说道:“还……还没”“那就好。”蓝曦臣笑意更深“再加十遍”,说完就离开了这里,留下了一脸懵逼的蓝思追和金凌和欲哭无泪的蓝景仪。

十天之后,聂明玦总算带着聂怀桑回来了,不过与之前不同的是,聂怀桑被标记了,还是永久的那种。金光瑶一下子就知道那人是谁了,在聂明玦和蓝曦臣在正厅谈事的时候,金光瑶一直拉着聂怀桑絮絮叨叨,活像个外甥女儿要出嫁的姑妈。聂怀桑倒也乐得有人这样对他,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金光瑶聊着。在外面的随从第三次叫聂怀桑离开时,聂怀桑终于站起了身。金光瑶对着他叹气道:“你们要走的路,可比其他人的路崎岖太多了。”聂怀桑依偎在聂明玦怀里,看着蓝曦臣将金光瑶揽入怀中,微微笑道

“就算前路再困难,但只要有路,我们就能走下去。”

金光瑶听了这话,抬头与聂怀桑四目相对,随即灿烂一笑。

fin
『双聂的感情戏没有细写,不好意思。我是准备回头再写一个双聂的长篇的,如果这篇写了太多我会串戏的orz』
『没在下午给发上来,因为不小心睡着了QAQ对不起大家QAQ所以下部有点赶,bug和ooc满天飞希望大家不要介意啊QAQ』
『还有啥想看的类型或者梗可以评论说哒,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会努力写一下的qwq』
『拉灯画面不准备写了,累』
『冰九那个长篇明天更新吧,今天好累QAQ』
『全文字数4372』
『嘛就这样,感谢支持。』

评论(7)
热度(68)

© 洛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