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一下,闲鱼写手了解一下

可糖可刀可开车的写手/词手了解一下吗qwq

墨香是立场,官配是底线

双道死忠+洁癖,谁侮辱他俩我跟谁磕到底

主产双道,其他cp时不常的也写写

词作策划唱见作曲编剧写手六担

烂白菜价了解一下

长期接债

头像画师:凫茈


魔道天雷xx和xc
注意避雷

冰九—『倾序』⑥


魔君冰x仙君九
两人都没有记忆
具体故事情节请看后续发展qwq
前文见tag
谢谢支持。

眼前的高大男人看着他,皱了皱眉,略带嫌弃的问:“就是他?”

四周一片寂静,他却仿佛有人回答了他一样,叹了口气,半是悲悯半是嘲讽的看着洛冰河:“还没有完全觉醒的身体,真不知他看上你什么。”

洛冰河最不能忍受旁人拿这种眼光看他,但此时却也无力反抗,只得眼神阴厉的剜着面前的人。

那人不屑的咂了咂舌。他缓缓挪动步子,见洛冰河满身戒备,轻轻一笑,将手贴到洛冰河的头顶。

洛冰河感觉自己的脑中在翻滚。

他的记忆被一次次的搅乱又顺好,他看到了无数他前生的片段。蒙蒙之中,他似乎看到了一个着一身黑色华服的人,在漆黑的大殿里,坐在最高处,受万人敬仰。

那张脸,似乎是,自己。洛冰河这样感觉到。

他面前那流光溢彩的男子脸色渐渐阴沉下来,将洛冰河的记忆翻了一次又一次,每一次都宛如锥心的痛。在这极端的痛苦下,洛冰河意识渐渐昏沉,似是要不省人事,那男子却突然停了手,脸色也变得正常起来,像是安慰般的说道:“等你哪天真正恢复了,再来找我要回你的人吧。”

他在洛冰河头顶拍了拍。

洛冰河霎时感到脑中的记忆一点点被抽离,又带来一阵刺骨的疼痛,他咬着牙看了眼那人的笑脸,终是昏死过去。

窗外又是一轮明月。

沈清秋幽幽转醒,按了按额角,还没坐起来,身子就一僵。

他看到了正趴在他床沿的洛冰河。

沈清秋挑了挑眉,微微倾身打量着这个前不久新收的徒弟。他心里念着:“这么小便能看出将来的妖孽容貌,天资还如此过人。”

他眼里闪过深深的恶意:“果真,畜生就是畜生。”他起身整理衣衫,丝毫不考虑是否会吵醒榻边少年。不知洛冰河是怎么回事,如此动静他都没醒,只是动了两下,像是十分疲累。

沈清秋下地还没走两步,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自己明明只是喝了杯茶,为何会突然不省人事?

他面色阴暗起来,若有所思的瞥了眼洛冰河,走出了内室。

“滴——
『当前时段:初入峰
任务二:瞒过沈清秋你对他做的事。
任务三:让沈清秋单独带你下山一次。
任务提醒:一,不得损害沈清秋身体。二,不得增加沈清秋恨意值。
任务时间不限
当前沈清秋恨意值:60
任务一失败。』”
似乎丝毫未变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洛冰河眯着眼,翻了个身躺上床榻,带着些刚睡醒的哑声问道:“我对沈清秋做什么了?”

系统仍然是那个清脆的童音:“你在茶里给他下了药,接着不知为何你也喝了口茶,便与他睡到了一起。”

系统自认为天衣无缝的说。

洛冰河挑了挑眉,打了个哈欠,阖上眸子问:“那,他为何更恨我了?”

系统无声了片刻。

『突然更换世界观请不要打我……』
『这大概是个巨坑,我会慢慢填好的(相信我』
『强行掰直剧情线,求轻锤……』
『感谢小可爱们支持』

评论(2)
热度(33)

© 洛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