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一下,闲鱼写手了解一下

可糖可刀可开车的写手/词手了解一下吗qwq

墨香是立场,官配是底线

双道死忠+洁癖,谁侮辱他俩我跟谁磕到底

主产双道,其他cp时不常的也写写

词作策划唱见作曲编剧写手六担

烂白菜价了解一下

长期接债

头像画师:凫茈


魔道天雷xx和xc
注意避雷

冰九—『倾序』⑦


魔君冰x仙君九
两人都没有记忆
具体故事情节请看后续发展
前文见tag
谢谢支持。

“我说他嫉妒你,你信吗?”

洛冰河微笑,很显然不信。系统叹了口气。

跟你说实话了,你自己不信的。

“你上次的任务失败了,得接受点惩罚。”系统略过了那个话题。洛冰河轻轻颔首,没有说话表示默许。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嘿嘿,去伺候沈清秋洗个澡……”

系统满满恶趣味的说道。

洛冰河眼角抽了抽。他面上一片微笑,带着些许危险的语气问:“这是惩罚?”

“你倒是不怕我对他干些什么事?”

“嗤”系统发出了一个不屑一顾的笑声“你大可以试试。”洛冰河笑了笑,不予评论,翻身下了床。

系统自己嘀嘀咕咕:“竟然有点那时的气势……”

“洛冰河,”沈清秋的声音遥遥传入耳中“过来。”洛冰河放下手里的菜刀,默默的走进屋,静立在沈清秋面前。沈清秋坐在一把檀木椅上,一见到他,眼里闪过一抹毫不掩饰的厌恶。洛冰河视若未闻,唇角扬了一个不易察觉的笑。

“为师看你练功没有方向,特地去找了本适合你修炼的功法,你且拿去练。”沈清秋假惺惺道。

洛冰河瞥了一眼,正是上一世沈清秋给他的那本错误的功法。

他眼里匆匆划过一丝残忍,夹杂着不易察觉的痛苦。

沈清秋抬眼:“不想要?”

洛冰河迅速把眼神换为欣喜:“不,弟子谢过师尊。”沈清秋颔首,将那本功法递给洛冰河。后者紧紧的把书抱在怀里,像是得了什么宝贝一样。

沈清秋很满意他这个反应。

他问:“你刚刚是在做什么?”“回师尊,弟子奉岳掌门之命给您做晚饭。”

岳清源?沈清秋在心里嗤之以鼻——又到了他装好人的时候了?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端起一旁似乎放了许久已经凉透的茶,放在鼻尖下嗅了嗅。

那茶杯,分明和洛冰河初入峰那天见到的茶杯,一模一样。

“上好的龙井,尝尝?”

“弟子不敢逾距。”洛冰河垂着眼帘幽幽的说。

“无妨,你我既已是师徒,无需计较这些。莫不是,你嫌弃为师?”沈清秋装模作样。

“不敢。”洛冰河还是那语气。这是这时,他把那本功法揣进了衣襟里,半跪着双手接过了那杯茶。

杯至唇角,一股催眠粉^的的气息扑入鼻中,洛冰河眼神一黯,下意识的瞥了沈清秋一眼,见后者正托着腮看着他,他心里一颤,低头把杯里凉透的茶一饮而尽。

洛冰河借茶杯挡住了嘴角抑制不住的轻蔑——就这等药,还想要催眠住我?

他放下茶杯,瞥见正襟危坐的沈清秋,移了移眼神,说:“弟子谢过师尊。”

沈清秋皱了皱眉。

洛冰河的做法让他本能的有些起疑,按道理来说,洛冰河才初入峰不过几天,又没有人教导,怎会对礼数这么了解?

而且……沈清秋垂了垂眼。

洛冰河一点也看不出怕他的样子。

“师尊。”洛冰河轻声唤他“弟子可以……”话还没说完,他的身子就晃了几下,软软的倒了下去。

沈清秋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不简单”的小弟子,勾了勾唇角。

没办法啊,沈九,就是如此多疑。

tbc.

^:简单来说就是一种催眠的药粉……私设
『九妹小动作get:托腮。萌死了』
『冰哥突然被戳萌点xd』
『师徒两人一样的爱喝茶xd』
『这篇文没个二三十章估计完不了事了,更新不定谢谢支持』

评论(1)
热度(35)

© 洛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