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一下,闲鱼写手了解一下

可糖可刀可开车的写手/词手了解一下吗qwq

墨香是立场,官配是底线

双道死忠+洁癖,谁侮辱他俩我跟谁磕到底

主产双道,其他cp时不常的也写写

词作策划唱见作曲编剧写手六担

烂白菜价了解一下

长期接债

头像画师:凫茈


魔道天雷xx和xc
注意避雷

曦瑶——『禁制』

*蓝曦臣黑化
*改结局系列
*开放式结局
*囚禁梗
*ooc十分严重
*谢谢支持

这是来自 @冷彻与情热 小可爱的梗:曦瑶,想看蓝大黑化的,而金光瑶因为蓝大那一剑对他心死,可蓝大就是要纠缠他囚禁他的狗血情节

正:
“蓝曦臣……”

金光瑶虚弱的抬起头,用大病一般的嘶哑嗓音叫着面前的人,语气充斥着乞求。

“求你……放我走……”

“阿瑶怎么能走。”蓝曦臣蹲下,单指将金光瑶的脸挑起来,“我可离不开你了啊……”

金光瑶晃离开他的手指,不顾被捆住的左手挣扎着喊:“你放开我……放开我啊!”

蓝曦臣直起腰,看着已经断了半条胳膊的金光瑶,眼中似乎还有那时悲悯天下的神采,深处却藏着几近疯狂的偏执。

他没有言语,默默的转身走出这间阴暗的小房子,全然不顾身后之人绝望的喊声。


“蓝曦臣,正如你所见,我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什么坏事我没做过!可我独独没有想过要害你……”

蓝曦臣似是愣住了,他的眼睛有些发红。

金光瑶正想向那封着聂明玦的棺材处跑去,却被蓝曦臣拽住了那只仅剩的手腕,那手劲之大像是要把他的骨头捏碎。

金光瑶吃痛,挣了挣,结果却因为重伤无力的倒下。

蓝曦臣把他接住,不顾众人惊呆的神色,紧紧的将他搂在怀里。

蓝忘机皱了皱眉,刚打算和蓝曦臣说些什么,就见自家兄长抱起金光瑶转身和他说:“忘机,这里的事你先解决一下,我有事要做。”

他又冲着其他人欠了欠身:“诸位也请静候,三日过后,我蓝曦臣定给各位一个说法。”

说罢,他面不改色的拔出朔月走出了观音庙,留下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一干人等。而在蓝忘机怀里老老实实窝着的魏无羡,眼神深幽的看着蓝曦臣离开的方向许久,终是叹了口气。



金光瑶从回忆中回过神来。

他试着动了动因为被迫躺着而看不到的双腿,果不其然听到了“嗦嗦”的铁链声。又感到连手都快要抬不起来的无力感,绝望的闭了闭眼。

怎么会变成这样。


清脆的声音响起。

蓝曦臣把恨生的碎片随手扔在了地上,像是昭示了什么。他深吸了一口气,眼眶有点发红,倒像是真有几分被故友背叛的痛苦。

蓝曦臣:“前两日我日夜不息的审问他,终于,他对自己所做的错事供认不韪。”他又一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昨日,我已私下将他……挫骨扬灰,其佩剑也已经尽数断裂,诸位心中,也应该平静了罢。”

他垂头,用那在别人看来伤心过度的动作挡住了眼睛里露出来的诡谲。

“敢问泽芜君,仅凭泽芜君一面之词,怎知您是否会因为情义而私自留金光瑶一名呢?”说话的是一个江家小辈,尚是年轻。

蓝曦臣起身,神色麻木的朝外走去,口中用暗哑的声音说着:“我以我蓝家名誉担保,定不会让他重现于世。”

众人噤声,蓝启仁面无表情,像是傻了一样。

众人心里都明了,即便金光瑶没死,也不会再出现了——即便出现了恶果也只会由蓝家来尝。

可又有谁能知道,此时的金光瑶,正被人压在身下,受尽苦楚。


六米见方的密室里,蓝曦臣拿着一小块私藏的恨生碎片,在被剥光的金光瑶身上乱划,时不时的问几句,得不到想要的答案手劲就是一重,留下一道道深浅不一的血痕。然而不久,蓝曦臣又俯下身,将金光瑶身上渗出来的血珠舔舐干净,引得金光瑶一阵阵战栗。

他脸颊又一次划过泪花,绝望的呢喃着:“你饶了我吧……放我走吧……”没有回应。

忽的,他像是疯了一样大喊:“蓝曦臣!当初那一剑是你亲手捅的!你现在却来这样折辱我……”眼泪不要钱一样的滚滚溢出。

蓝曦臣却毫无“悔改”之意,他似乎轻笑了一下,笑意却只存在于嘴角,眼里是化不开的阴厉与偏执。

“阿瑶,我如此喜欢你,怎会折辱你呢?但既然阿瑶生气了,那就让我来好好疼爱疼爱你,如何?”他说完这话,竟是缓缓的笑了,眼中也是笑意,一如当年那般,温润如玉的轻声唤他:“阿瑶。”

金光瑶一下子愣了神,却被他接下来狂风暴雨般的动作拉了回来。他知道他现在连咬舌自尽都做不到,也永远无法,再开口叫一声“二哥”了。

一抹绝望的苦笑绽在他的嘴角,他抬起没被束缚的一节手臂,挡住了眼睛。

眼泪自断臂下流致肩窝。

“你看这个人,嘴上说着喜欢我,却又叫我这么难过”——出自《我等你到三十五岁》。

fin

评论(18)
热度(141)

© 洛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