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一下,闲鱼写手了解一下

可糖可刀可开车的写手/词手了解一下吗qwq

墨香是立场,官配是底线

双道死忠+洁癖,谁侮辱他俩我跟谁磕到底

主产双道,其他cp时不常的也写写

词作策划唱见作曲编剧写手六担

烂白菜价了解一下

长期接债

头像画师:凫茈


魔道天雷xx和xc
注意避雷

冰九——『倾序』⑧


魔君冰x仙君九
两人都没有记忆
具体故事情节请看后续发展
ooc预警
前文见tag
谢谢支持。

沈清秋并未急着问他,仔细的打量打量了洛冰河,眯了眯眼。

过了不久,沈清秋像是确定了药效已经全部发作,转身又坐在了椅子上,看着洛冰河空洞的眼神,轻轻开口:“洛冰河。”

“师尊。”他依旧是那个空洞的眼神,本能的说出最真实的话。

“昨日,你都做了什么?”

“昨日弟子一直在房中等着师尊归来,师尊似乎十分疲惫,喝了茶没多久就睡着了。弟子将师尊扶到床上去休息,一直伺候着。”洛冰河还是呆呆的,一字不漏的将昨日的事悉数道出。

沈清秋眉头皱的死死的。洛冰河说的一切仿佛都能和昨天的事对上号,可是他总觉得哪里不对,不过,他还是选择相信催眠的结果,把这一点点的疑惑压在了心底。

洛冰河趁沈清秋没注意,勾了勾唇角。

他当然不可能被真的催眠,但是沈清秋若是这么相信他那药的效果——就给个面子配合一下喽。

不过……他突然垂了垂眼——那天的事系统给出的答案太过草率,想让人不起疑都十分困难。但是他确实没有印象了,这事也只能姑且放放了。

“洛冰河。”

“师尊。”

他还是那副样子。沈清秋长舒了口气。

“滴——
『任务三完成』”

洛冰河只想打死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系统。

沈清秋俯下身,一只手捏住洛冰河的下颔,将他的脸抬了起来,仔细打量着。

忽的,他笑着说:“小畜生,你可真让人嫉妒呢。”

洛冰河手有些抖——他在竭力控制着面目表情。

“滴——
『当前恨意值30』”

洛冰河眼里飞快闪过一丝迷惘。

沈清秋这时已经松开了他的下颔,走到书桌旁边,提笔在纸上写了几个字,转身就离开了,没再看洛冰河一眼。

洛冰河确认沈清秋已经离开了之后就卸掉了伪装,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嗜血的笑。他慢慢踱步到桌前,双手轻捻起那张纸来,轻念出声:“为师有事先行离开,明日巳时在竹舍门前等着。”

“呵。”他发出一声嗤笑。

洛冰河眯起了眼,他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刚才沈清秋的神情,那双仿佛流光的眸子里盛满的却是嫉妒和厌恶。

洛冰河的眼里染上诡谲的笑意。

“真想看看这眼睛清亮的样子。”

巳时。
沈清秋看着正对他行礼的弟子,扯了扯嘴角,从洛冰河身旁掠了过去,只留下一声不轻不重的“跟上”。

洛冰河恍若未闻,默默的收了礼跟在沈清秋身后。他们一路走下了山,刚出大门,脑中就是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任务二也完成了噢。你要不要听新任务?”

“不听。”
“任务s.....诶?为什么不听?”
“有点事想和我家师尊交流一下。”

“......洛冰河,沈清秋他其实,挺待见你的。”系统突然低落了,“他也挺可怜的....”

洛冰河想了想系统之前和他说的那句“他嫉妒你”,轻轻的说:“是吗。”他笑了笑,没有反驳。

“说起来,上次我和你说的那个惩罚任务,是认真的。”系统猛然换了话题,洛冰河被这句话雷了一下,扶了扶额头:“我知道了。”

“......诶?”

“到了。”一道没有感情的声音响起,好像不是在和别人说话似的。

原来在洛冰河和系统说话的功夫,他们已经不知不觉的到地方了。洛冰河抛下在他脑海里满脸问号的系统,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此刻他们正在不知道哪户人家的府邸里,面对着正位,四周围满了大小不一的凳子,好像开会似的。

沈清秋道:“这里最近,发生了命案。”

洛冰河挑了挑眉。

这是打算教我真东西了?

Tbc.
『这么久没更新……对不起!下次不敢了!』
『最近真的太忙了QAQ,前天才开始有休息』
『然后我就花了两天三夜补完了杀破狼全部广播剧和魔道广播剧还有剧版镇魂』
『hhhhhhh困死了』
『谢谢支持』
『顺便说下我115fo了(呆滞)』
『下次粉丝点梗在150fo』
『过几天考试,这几天要各种浪了,欢迎各种唠嗑』

评论(4)
热度(38)

© 洛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