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一下,闲鱼写手了解一下

可糖可刀可开车的写手/词手了解一下吗qwq

墨香是立场,官配是底线

双道死忠+洁癖,谁侮辱他俩我跟谁磕到底

主产双道,其他cp时不常的也写写

词作策划唱见作曲编剧写手六担

烂白菜价了解一下

长期接债

头像画师:凫茈


魔道天雷xx和xc
注意避雷

冰九——『倾序』⑩


魔君冰x仙君九
两人都没有记忆
具体故事情节请看后续发展
ooc预警
前文见tag
谢谢支持。

不过毕竟他上辈子经历了那么多,反应能力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他几乎立刻垂下了头,压下自己的声音,淡淡地回答了沈清秋:“抱歉师尊,我刚刚走神了。”

沈清秋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带着些疑惑点了点头。之后转过了身,指着不远处的两具尸体说道:“这两个人都不是被人类所杀,你去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洛冰河抬起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在沈清秋还在疑惑的时候点了点头,朝着尸体走了过去。

他强压下心里的悸动,蹲下身,把那具女尸的头转了一下,果不其然在她的耳后发现了一个血流如注的大洞,上面萦绕的微小的一团紫气,此时此刻还在涓涓的往外流着血。洛冰河又把女尸的全身看了一遍——也不是全身,没扒衣服——除了手腕上那道已经结痂的伤痕,再没有其他的伤口和不对之处。

洛冰河心里已经了然,此时此刻背对着沈清秋,不由得牵动嘴角冷笑了一声。

沈清秋在此时走了过来。他平静的对洛冰河说道:“这户人家的仆人说,她亲眼看到了她家大小姐自杀。仆人说,她像疯了一样的划开了自己的手腕,就像那不是自己的胳膊似的。”

沈清秋顿了顿,他忽然蹲下身去,用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的折扇挑起了同样蹲在地上的洛冰河的下巴,笑着说:“冰河,为师对这事甚是不解。不知……你有何高见啊?”

眼前之人的粲然一笑,如同冬日中的阳光一样直射进了洛冰河的心里,他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慌乱和迷茫,随后垂下了眼眸,拨开了扇子,低沉着声音说道:“若是连师尊都不知道,弟子怎么会知道呢。”

洛冰河感觉自己真的要疯了。

明明这个人之前一直在欺压他,凌辱他,甚至害得他入魔。可是……为什么看到这人的笑,他还是按不住心脏的狂跳?

在心里狠狠的啧了一声,还是决定先把眼前这关过了。

沈清秋在他回答之后就起了身,他挑了挑眉,绕过了洛冰河去看那具男尸。

这具男尸和旁边的女尸并不同,这具男尸的尸体已经变成了一具干尸,沈清秋皱了皱眉,用脚把他的头也踢过去,果不其然也在耳后看到了一个大洞,这是这个洞并没有像那个女尸那样还在流着血。

沈清秋长舒了口气,已经在心里给这事下了结论,刚要招呼洛冰河离开,屋里却突然起了一阵大风。

沈清秋一惊,恨恨的咂了咂舌,忙运起功力挡住被风吹起来的家具,此时的风已经自成一个漩涡,卷带起屋里大大小小的家具,稍有不慎就会被砸到。沈清秋本想躲开这个漩涡,去屋外运功挡风,却瞥见了不远处为了不被卷走而抱住了房梁的洛冰河。

洛冰河表示自己很愤怒,他的功力全都没有了,连风都挡不住!

沈清秋低声咒骂了一句“该死”,突然眸光一动,寒光一闪,一声嗡鸣入耳,甩向洛冰河的椅子应声而裂。洛冰河睁开眼,沈清秋正手持修雅剑挡在他面前,气急败坏的喊到:“你没长眼吗?!不会躲么!”

洛冰河看着长身玉立的他,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低低的笑了一声,松开了抱着柱子的手,被风力带着往前扑去,扑到了沈清秋的后背上,从后面拥住了他。

沈清秋愕然:“喂!你……”还没说完,风力突然大了好几倍,沈清秋功力一个不稳,他和洛冰河便双双被卷入了漩涡中。

沈清秋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想法是——

“回来一定要让这小畜生不得好死!”

tbc.
【莫名爆了个字数x】
【爆了也没多少x】
【大概要进主剧情了吧2333】

评论(4)
热度(28)

© 洛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