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一下,闲鱼写手了解一下

可糖可刀可开车的写手/词手了解一下吗qwq

墨香是立场,官配是底线

双道死忠+洁癖,谁侮辱他俩我跟谁磕到底

主产双道,其他cp时不常的也写写

词作策划唱见作曲编剧写手六担

烂白菜价了解一下

长期接债

头像画师:凫茈


魔道天雷xx和xc
注意避雷

双道——『我是个有家室的道长』

ooc预警
前方高甜!真的很甜!真的!
是abo,宋a晓o
因为儿子和女儿的名字都没起,所以文中全用代称了x

双道——『我是个有家室的道长』

“在下已有家室,一妻一女一子。”

————————

“星尘,我回来了。”宋岚曲起手指叩了叩门,对不远处的晓星尘比划着。

“子琛。”晓星尘笑着走来,挺着显怀的肚子,手上牵着一个半大的小丫头。

那小丫头欠了欠身,规规矩矩的道:“父亲。”宋岚颔首,抚了抚她的头顶,牵起她的另一只手和晓星尘朝屋内走去。

宋岚刚刚夜猎回来,显得有些狼狈,原本规整的头发已然飘落几缕青丝。晓星尘偏头,刚好看到这些发丝在宋岚的耳鬓乱飘,不禁笑了下,腾出只手来将它们别到宋岚耳后,动作流畅自然。

宋岚放缓脚步,待晓星尘收手,才跨入二门。

门里是个不大不小的院子,大约能容纳数十人。宋岚进去的时候有十几名弟子正在切磋,看到宋岚,纷纷停手朝宋岚施礼。

宋岚一一颔首,径直进了后院,眉毛皱着想——身上太脏了。

待宋岚梳洗完毕出来,原本切磋着的弟子们已经列好了队形。宋岚只是简单的指导了几下,叫他们自己练习去了。

待最后一个弟子离开,宋岚抬脚走进里屋。晓星尘正在教女儿练字,见宋岚进来,放下了笔笑道:“今日怎么叫他们走的这么早?他们累了?”

宋岚上前两步压下了晓星尘正欲起来的身子,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

晓星尘笑弯了眼。

宋岚抬手比划着问:“女儿今日学了什么?”

晓星尘抚了抚女儿的发顶:“我今天教女儿学会了写你我二人的名字。”说着他拿起了压在女儿手下的一张纸,“呐,女儿刚刚写的。”

宋岚拿过那张纸,看着不是很美观却显得十分温柔的两个名字,不禁弯了弯眼角,放下纸张,在女儿期待的目光中拍了拍她的头,带着赞许的目光点了点头。

女儿脸上瞬间染上喜色,小大人一样的朝着宋岚欠了欠身,说道:“多谢父亲。”

晓星尘笑着牵过女儿的手,用帕子把上面不小心蹭到的墨迹擦干净,拍了拍她的手道:“乖,今天不用再练了,去找你阿箐姐姐玩儿吧。”“好。”女儿利落的答道。施了个礼就转身走了。
晓星尘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拽了拽宋岚的袖子,“子琛,你是不是有话跟我说?”

宋岚的耳垂猛的染上一抹不正常的红晕,他踌躇了一会儿,还是举起了手,比划道:“今日是七夕。”

晓星尘愣了一下。随后才反应过来,站起身来凑近宋岚的耳朵,暧昧地呼着热气,看那耳垂越来越红,才低笑了一声,柔声道:“子琛可是想要些什么礼物?”

宋岚沉默了一会,正了正脸色,点了点头。

晓星尘到底是没忍住,笑出了声,宋岚连忙扶他坐下,略带不解的看着他。晓星尘笑了一会儿,微微喘了几口气,喝了一口一旁宋岚给他倒的水,才带着笑意说道:“既然你想要礼物,不如我们去外面转转?”

宋岚下意识的摇头,“大夫说你这几天就要临盆了。”

“哎呀,就出去一会儿嘛,何况,怎么就那么巧,孩子正好今天出来?”晓星尘撇了撇嘴。宋岚有些犹豫,仍想摇头,却见晓星尘抱住了他的一条手臂,带着有些委屈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他。

宋岚:“……”

他到底还是败下了阵,点了点头。

因为今天是七夕,路上来来往往的人大多都是成双成对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色彩。街道两边是各式各样的小摊铺,有卖红绳的,有卖吃的的,甚至还有算卦的。摆的满满当当。天色接近傍晚,一些摊位的灯笼已经亮了起来,和远处太阳的余晖一起,美不胜收。

宋岚小心翼翼的护着晓星尘,生怕他一个不小心磕到碰到了。晓星尘指着不远处的糖葫芦,扭头喊到:“子琛!我要吃那个!”宋岚点头,揽住他的肩膀一起走了过去。

晓星尘攥着小棍儿,咬下一大口甜的发腻的糖衣,幸福感溢于言表。宋岚怕他累着,拍了拍他的肩,又指了指不远处的茶馆。晓星尘心里明了他的意思,点了点头,刚准备动身,就被一个算命的老头叫住了。

“哎哎哎!这位道长,我看你面犯桃花,想必近日红鸾星必定大动!”
这话,居然是朝着宋岚说的。

宋岚挑了挑眉,转身欲走,却看到晓星尘已经朝着那人走了过去,他暗叹了一口气,跟了过去。

“老先生,劳烦您再给他看看,他最近,还会有什么事吗?”

“嗯……”算命先生仔细的端详了宋岚一会,突然拍案喊道:“这位道长最近肯定还会有大喜之事,可能还不止一件!”

“还有,您是他夫人吧?您这肚子里头肯定是个儿子,将来定能将你们二人的家业撑起来!”

晓星尘弯了眉毛,他从怀里掏出两张银票,塞到了算命先生手里,“那就借先生吉言。”


晓星尘和宋岚坐在角落的位置上,宋岚疑惑的比划着:“为什么要去问他?”

晓星尘笑了笑,并未回答。

过了一会儿,他把手搭到宋岚的手上,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见眼前突然一暗——一个穿着靓丽的女子站在了他们二人面前。

晓星尘愣住了。

那女子看了看晓星尘明显显怀的肚子,咬了咬嘴唇,带着些羞赧说道:“这位……穿黑衣的道长,不知……小女子可否有幸与道长……一同饮茶聊天?”

大抵是丈夫被“调戏”的人反应都十分迅速,晓星尘几乎刹那间挂上了职业般的微笑——连宋岚都没有反应过来——他轻轻开口:“这位姑娘,他身边有我了。”

宋岚看了看他炸毛的样子,竟出奇的笑了一下,却招来了晓星尘一瞪和那位姑娘更加痴迷的眼神。

宋岚轻咳了一下,用手指沾了些茶水,在桌案上写了起来。

那女子好奇的凑了过去,脸色霎时一变。

“在下已有家室,”

“一妻”
晓星尘

“一女”
还在白雪观里玩耍的女儿

“一子。”
和还在晓星尘肚子里的“儿子”。

——其实,谁知道是不是儿子呢?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

那女子似乎想要跺脚,但还是忍住了,转身跑出了茶馆。

宋岚皱着眉看了眼她的背影,一转身,一张似笑非笑的熟悉的脸就映入眼中。宋岚有些无奈,走过去将晓星尘拥入怀里。晓星尘有些生气,沉闷的开口:“子琛,你……嘶!”

话说到一半,他的肚子突然一阵抽痛,疼的他到吸了一口凉气。

宋岚慌了神,他立马松开了晓星尘,用双手扶着他的肩,见他捂着肚子说不出来话,眼神被慌乱所充斥。他手忙脚乱的拦腰抱起晓星尘,御起拂雪朝白雪观飞去。

晓星尘咳了一声,觉得那撕心裂肺的疼轻了一点后,抬手拍了拍宋岚的脸,虚弱道:“没……没事,碰巧,是咱们的儿子在今天要出来了。”

宋岚点点头,示意他别乱动,又快了几分。

到了屋子里,晓星尘已经连话都说不出了,鲜血几乎染红了半边衣摆。宋岚心跳的飞快,他迅速找来早就安置在白雪观的产婆们,然后执意要在屋子里陪着晓星尘,众产婆们也拿他没有办法。

待婴儿的一声长啼划过夜空时,晓星尘已经大汗淋漓,急急地喘着粗气,眼皮沉重的几乎睁不开,连扭头的力气都快没有了。宋岚紧紧的攥着他的手,晓星尘虚弱的瞥了他一眼,用气音唤他:“子琛……”

宋岚攥的更用力了。他从来没有这么恨过自己不能说话这件事。

晓星尘感受到他的手劲,轻笑了一声,睡了过去。

几天后。
魏无羡的声音在院子里由远及近:“小师婶儿!我给你带来了补舌头的材料!恭喜你和小师叔喜得贵……”

话音戛然而止。

魏无羡看着微微喘着粗气衣衫不整的两人,吞了吞口水,讪笑道:“抱……抱歉,我进错屋子了 你们继续……继续。”

门被“哐”的一下砸上,里面传来晓星尘懊恼的声音:“你不是说你锁门了吗。”

宋岚默默的看着他,眼神煞是无辜。

“嘶……唉。”晓星尘叹了口气,飞快的搭理好自己。毕竟是练功的人,身体不会太过娇弱,几天 过去,晓星尘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他推开门,就看到了对他点头致意的蓝忘机和窝在他怀里嘟囔着“我什么都没看见”的魏无羡,无奈的笑了笑。



这天,是他们儿子的满月,也是他们的婚礼。

一场迟来的婚礼。

平日里素净的白雪观全部挂上了喜庆的红帐,晓星尘和宋岚的房里也是一样,连床单被罩都换成了红色的。他们二人也皆是一身喜服。明明无数次坦诚相见,此时此刻,他们却都有些说不上来的紧张,宋岚的舌头已经被补好,晓星尘的身体也已经完全恢复。宋岚深呼吸了一下,掀开了眼前的红盖头。

盖头下的人儿略施粉黛,美目盼兮,眸光流转,肤若凝脂,嘴唇嫣红,脸颊带着点红晕,仿佛是位画中走出来的天仙。

宋岚呼吸一窒,在晓星尘有些害羞的喊了一句“子琛”之后,猛的封住了他的嘴唇,把人压到床铺上,低低的呢喃着:“星尘……”

晓星尘意识有点混乱:“嗯?”

宋岚凑近晓星尘的耳朵:“星尘……”

“我爱你……”

晓星尘挑眉,一把揽住了宋岚的脖颈,“子琛,”

“我也是。”

宋岚笑了,不急不缓的解开了晓星尘的衣服,随后倾身压了上去。

这可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呢。

第二天,晓星尘终于想起了昨天魏无羡和他咬的那句耳朵:“小师叔,你可小心点,小师婶儿可是已经忍了快一年了……”

fin.

【我本来想写:“晓星尘的脸上立刻挂上了金光瑶似的笑容”hhhhhhhhhhh】

【甜不甜!就问你们甜不甜!】

【大半夜写的,困成傻逼,有错字请见谅,欢迎捉虫www】

评论(6)
热度(118)

© 洛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