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一下,闲鱼写手了解一下

可糖可刀可开车的写手/词手了解一下吗qwq

墨香是立场,官配是底线

双道死忠+洁癖,谁侮辱他俩我跟谁磕到底

主产双道,其他cp时不常的也写写

词作策划唱见作曲编剧写手六担

烂白菜价了解一下

长期接债

头像画师:凫茈


魔道天雷xx和xc
注意避雷

【双聂24H活动】时圆

16:00
双聂活动

 

  灵感来源:生きていたんだよな

  此篇建议单曲循环《寂川》

  “喂?放学了吧,等我去接你。”

  “嗯。”聂怀桑放下手机,微微侧过头,过长的刘海垂下,掩去了他眼底的几分挣扎。

  不出片刻,一辆银色的凯迪拉克停在他的不远处,聂怀桑眯了眯眼睛,确认了车牌号后弯了弯眼角,大步朝着那辆车走去。

  拉开车门,聂怀桑唯唯诺诺的叫了声大哥后钻进了车里。一上车,凉爽的空气立刻环住了聂怀桑,驱散着他身上的热气,让他不由得长吁了一口气。坐在驾驶位上的聂明玦瞥了他一眼,见聂怀桑正闭着眼假寐,便默默的收回了视线,启动了车子。

  汽车平稳的行驶在公路上,聂明玦又转头看了他一眼,还是忍不住开口了:“今天学的怎么样?”

  “嗯......还可以吧。”聂怀桑睁开眼睛,低着头道。聂明玦看了他这个样子,皱着眉叹了口气。聂怀桑见他没什么言语,又缓缓的把眼睛闭上了。

  ——————

  “我回来了。”

  “我回来了。”

  聂明玦和聂怀桑的声音同时在门口响起,正在扫地的王妈闻声赶紧迎了上去,接过了聂明玦脱下来的外套和聂怀桑的书包,笑眯眯的说:“大少爷,小少爷。今天的晚饭已经做好了,在桌子上,还是热的,快趁热吃吧。”

  王妈是聂家兄弟的父母留下来的保姆,聂父聂母在世时十分敦厚朴实,将这对兄弟照顾的非常好,即便聂父聂母在非正常情况下早亡,这位忠诚的保姆也没有离开,反而像母亲一样的爱护起了两位少爷。而聂明玦也不负所望,以一己之力又把失势的聂家撑了起来,将聂氏集团重新带向了世界,位列世界五百强。在聂明玦功成身就之后,便立刻给王妈涨了几倍工资。当时的王妈只是笑着握了握他的手,便继续操持起了家务。

  聂明玦微微颔首,示意王妈可以上楼去休息了之后便牵住了聂怀桑的手腕,带着他向餐厅走去。聂怀桑垂着头,任由他牵着。明明是再正常不过的举动,却叫人无端觉出点暧昧来。

  二人谁都没看见,本应在楼上的休息着的王妈正蜷在楼梯拐角处,手上拿着的是最新款的数码相机,镜头对着的是两位少爷的方向。

  聂怀桑坐在聂明玦旁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有一口没一口的往嘴里扒着饭,整个人十分心不在焉。聂明玦皱着眉看了半天,放下了筷子,曲起手指叩了叩桌面:“聂怀桑,你在想什么?”

  聂怀桑一个激灵,因为手抖而让筷子敲到了碗,发出十分清脆的一声。他扭头看了看“始作俑者”,讪讪的笑了一下:“没什么,刚刚...刚刚在想一道题。”

  聂明玦缓了神色,但依旧严厉的说着:“吃饭就好好吃饭,该学习的时候就好好学习,听到了?”“嗯。”聂怀桑垂下头,不再看他,专心致志的吃着饭。不知为何,聂明玦见他这样,心中却愈发气结。他深深的吸了口气,把刚拿起来的筷子又放了回去,起身离开,“我吃好了,你慢慢吃吧。”

  聂怀桑背对着他,低垂着头,自嘲般的笑了一下。

  ——————

  这天早上下了些雨,空气里带了些湿气。聂怀桑看着那辆车离自己越来越远,转身进了学校的大门。还没走几步,突然从身后猛扑上来一个人,挂住了他的肩膀。聂怀桑惊了一下,随即就知道了是谁。他没好气的说到:“金恒,你做什么?”被他称为金恒的人“嘿嘿”一笑,放下搭在他肩膀上的手,跟他并肩走。金恒一脸八卦的问着:“怀桑,昨天我和你说的那几个方法你试过了吗?”

  “我怎么敢。”聂怀桑翻了个白眼,“他昨天连饭都没吃完就上楼了。”“啧!”金恒狠狠的咂了咂舌,他恨铁不成钢的骂道:“你让我怎么说你好啊,能不能不那么怂?”

  金恒是金氏集团的大少爷,是金氏总裁不知道哪位兄弟留下来的孩子,前几年才接回来。虽然是个少爷,却因为血脉的原因不受其他人重视,唯有金氏总裁偶尔帮他打点,在学校也只有聂怀桑一人和他玩的起来,可以说是聂怀桑交心交肺的好朋友了。

  不知不觉,两人已经并肩走到了聂怀桑的班级门口,金恒的班还要再远一点。聂怀桑站定,朝着金恒耸了耸肩,“你倒是不怕我被打断腿啊。”“哈哈。”金恒笑了,拍了拍聂怀桑的肩,转身朝着自己的班级走去。聂怀桑叹了口气,默默的去上课了。

  和往常一样的枯燥。聂怀桑这样想着,托着腮向窗外看去,看着花坛里开得正好的雏菊,脑中不禁浮现出昨天金恒和他说的那几个“方法”——

  “喂,你不是喜欢你大哥吗?”“诶你小点声,这事我可就跟你说过。”聂怀桑一脸揣揣。金恒不在意的摆摆手:“这没别人,诶我问问你,你觉得你大哥喜欢你吗?”“我...我怎么知道。”聂怀桑眼神躲闪。金恒一看他这样,哥俩好的拍了拍他的背,“哥这从网上给你找了几个办法,来看看。”金恒掏出了手机,聂怀桑好奇的凑过去,手机上这样写着:“很简单, 在他面前装一下深沉 看他会不会经常来问你怎么了,次数多的话很有可能八字有一撇噢~还有,在他面前哭一哭,看他反应如何。是不是喜欢你的反应什么的,不用多说了噢~第三个呢,故意让他看到你和异性在一起,打情骂俏的那种,看他什么反应,如果吃醋呢~那就祝你们幸福了!”聂怀桑皱了皱眉,“这真的有用吗?”金恒瞥了他一眼,“上万个赞呢,先试试呗,难道你还有其他方法?”

  “聂怀桑!”伴随着一声怒吼,一颗粉笔头正正当当的落在聂怀桑头顶。聂怀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呆呆的看着讲台上的老师。那女老师简直要被他气笑了,一拍桌子,指着聂怀桑道:“放学把你哥哥给我叫过来!”说罢狠狠的剜了他一眼,抱着自己的教科书走了出去。

  虽说在这里上学的孩子非富即贵,可这所学校所请的老师的身家也不是盖的。况且他们的家长也都望子成龙,所以还真没有几个人愿意顶撞这个老师。

  聂怀桑此时终于反应了过来,匆忙喊道:“诶老师!”我大哥今晚有事啊...

  可惜老师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走廊尽头——就算没走老师也会认为聂怀桑是不想让他哥来而找的借口。

  ——————

  “聂总裁,您可真得管管你这个弟弟了,成绩差点就算了,咱倒是好好儿听课啊!一上课就一扭脸看风景,您说说,这可怎么办?说他吧,怕伤了孩子自尊,不说吧,那真是蹬鼻子上脸啊可是!诶呦喂可真是气死我了……”老师喝了口水,继续絮絮叨叨。聂明玦一直认真的听着,时不时还应和几声,两个人都把在聂明玦身后垂着头站着的聂怀桑当成了空气。

  不知道多久,在老师的一大杯茶水都见了底之后,聂明玦终于站起了身。

  
  聂明玦在前面走的飞快,聂怀桑默默的跟着,时不时的小跑两步跟上。终于,聂明玦一下子停在了车门前,聂怀桑一个没注意,直接从后面撞上了聂明玦的后背,他鼻头一酸,两行眼泪在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落了下来。聂明玦转身刚想发作,却见了他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绕到他嘴边的话愣是被他又给咽了回去。他像提着小鸡仔一样把聂怀桑提进了车里,自己打开了另一边的车门坐了进去。

  聂怀桑揉着鼻子,眼神一下一下的往聂明玦的方向瞟。见聂明玦的胸膛快速的起伏着,他心里暗戳戳的想:“大哥现在一定很气,我还是不说话了比较好。”

  过了许久,聂明玦才平和了一点,他无声的发动了车子,目光平的连一丝余光都没有赏赐给聂怀桑,自然就没有发现聂怀桑眼底那炽热的爱意和极度的挣扎。

  聂怀桑现在十分纠结,他觉得金恒说的那三个方法好像已经试过两个了。他昨天装的深沉大哥就问了他在想什么,他刚刚不小心哭了他哥就没有因为老师的事骂他。那……他是不是可以认为大哥的心里是有他的?聂怀桑甩了甩头,觉得现在的自己烦躁得很。

  “哐——”车门在聂怀桑面前被狠狠的砸上。

  他下意识的缩了缩。

  聂明玦迈开两条修长的双腿,扔下聂怀桑往家门走去。聂怀桑站在原地没动,他看着聂明玦高大的背影,只觉得心里的感情烧的他几近疯狂,而面前那人的背影,却宛如一堵冰墙。他想用自己心里的温度去融化那些坚冰,想让自己彻底走进他的心里,带着自己的温度。

  聂怀桑觉得自己真的要疯了。

  他紧紧的贴着聂明玦后背,双手紧紧的环着他的腰。他们贴的极近,聂明玦几乎可以听见聂怀桑心脏跳动的声音。

  他心里着实一惊,垂头强压下心里的悸动。

  聂明玦喜欢聂怀桑。

  是的,喜欢他弟弟。

  一年前,聂怀桑在房间里吟唱着一首歌,调声婉转。聂明玦本想催他睡觉的。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弟弟会唱歌。

  也是那一晚,那吟唱着的声音入了梦。

  “大哥。”聂怀桑的声音带着颤。聂明玦几度想要抬手抚住他换在自己腰间的手,究竟还是放下了。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想握住还是想要扒开。

  “我……”聂怀桑越来越害怕,他觉得自己刚刚一定是疯了。可若是现在放开又……

  聂怀桑眼一闭心一横。

  “我喜欢你!”

  ……

  聂怀桑简直要哭了,他能明显的感觉到聂明玦瞬间僵住的身体。他深深的呼了好几口气,猛然松开了手。在聂明玦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跑了出去。聂明玦猝然转身,却没能拽住从他身旁划过的手。他干干的举了一会儿,看着聂怀桑消失于视野之中。微微张了张嘴。

  “怀桑……我……”

  

  “喂,聂怀桑你别喝了!”金恒一脸愤懑的扒开聂怀桑把着酒瓶子的手,“不就是告白失败吗?你不会再找吗?!”

  tbc.

  预告内容在下篇……估计晚上或者明天就发了hhh

评论(11)
热度(48)

© 洛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