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一下,闲鱼写手了解一下

可糖可刀可开车的写手/词手了解一下吗qwq

墨香是立场,官配是底线

双道死忠+洁癖,谁侮辱他俩我跟谁磕到底

主产双道,其他cp时不常的也写写

词作策划唱见作曲编剧写手六担

烂白菜价了解一下

长期接债

头像画师:凫茈


魔道天雷xx和xc
注意避雷

『暗渝』曦瑶4000字长篇【上部】

认领梗长段。
私设abo
cp曦瑶双聂『千万要看完!聂瑶是友情向!』,ooc严重,望见谅。
a(玦,曦),天乾。b,中庸。o(瑶,桑),地坤。
私设瑶瑶没有和愫姐结婚
时间段在聂大把瑶妹踢下金鳞台之前,聂二还是小白花时期。
故事线混乱,望见谅
此梗认领自 @墨倚棠 太太

金光瑶揉了揉被磕的生疼的额角,望着眼前的略显冷漠的背影,嘴上似是勾起了一抹笑,但嘴角随即就撇了下来——他又扯到伤了!

距离他嫁到聂家已经三天了,这三天里,他吃尽了聂明玦的冷脸。聂怀桑那个小家伙还一天到晚的闹腾,偏生聂明玦还要强横的挡在聂怀桑前,跟他粗声的“讲道理”,好几次都气的他牙痒痒。

可是,为了掩饰他是个地坤这条消息,他也只能依仗着聂家这棵树了。

是了,在外大名鼎鼎的敛芳尊居然是一名地坤。这要是穿出去,金家会立刻受人非议,之后,当然就是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了。

金光瑶其实并不想找聂明玦帮忙的,这个大哥一直对他抱有成见他是知道的,可是偏偏就在谣言快散开的那几天,蓝曦臣外出办事去了。金光瑶本想等着蓝曦臣回来再商议,但在他离开的第二天,谣言就有了要压制不住的迹象。无奈之下,金光瑶只得咬着牙去找了聂明玦,两人商议了两个多时辰,最终聂明玦不耐烦的拍案道:“回家收拾东西,就按你说的,明天过来成亲,过不久再和离,这事我自然会帮你压住,不过……”聂明玦扫了他一眼:“你还想瞒多久?”说完就有些虚浮的地大步流星的离开了屋子,留下金光瑶一脸无奈。虽然简单粗暴,但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至少又有了一方势力帮忙压制。

只是一想到蓝曦臣那温润如玉的脸庞,金光瑶心里就一阵阵发苦。“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你不在啊”金光瑶仰头轻叹着说,隐去了眼底没有溢出的泪花。

由于时间紧促,他们的婚礼并没有大办,只是简单的走了流程,向各家发了个信,他们就算是,夫妻了。也不知道聂明玦用了什么方法,谣言不久就被压下去了。两人都各怀心事,又不爱对方,只是两床被子同塌而眠罢了。但是金光瑶发现,聂明玦对待他的态度仿佛比之前更加冷淡了。不过他也没有精力去仔细观察这个了,他许久未与人同床共枕,晚上自然睡不好,白日里要处理金家的政务,还要与聂怀桑那小孩斗智斗勇。他是个地坤,身体又因为长期服用抑制药变得极差,再加上之前的那些事,其实他的身体已经超负荷了。这不,刚刚就是眼前突然一黑,一下子就——撞门框上了。

金光瑶捂着额头,叹了口气,走进内室刚想拿抑制药水,就听到自门口传来的那声戏谑的:“大嫂!”金光瑶顿了一下,苦涩的笑了笑,但随即就挂起了他特有的微笑,出门,迎接。

“怀桑不是去街上玩了么,这么早就回来了?”金光瑶笑着,努力控制住有些发晃的身体,眯着眼睛抵住了一圈圈星星。

“大嫂这是不想让我回来吗?”聂怀桑拿起扇子挡住嘴,眼睛弯弯的说道。

此刻的金光瑶已经已然昏沉,他隐隐约约看到聂怀桑后面跟着一个身着白衣的人,清煦温雅,此刻好像有些担忧和伤感的看着他。金光瑶的神智已然混乱,他没有理会后面那人,只迷糊着说:“自然不是,我只是……”这话还没说完,金光瑶眼前就是一黑,直挺挺的向后倒去。听得聂怀桑一声惊呼。

但是他并没有摔到坚硬的地面上,而是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那人身上淡淡的熟悉的兰花香让他没有来的安心,彻底不省人事。

当他再醒来时,天色已经黑透了,房间里只有他和聂怀桑。聂怀桑坐在他的床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起来有些忧虑。金光瑶轻声唤道:“怀桑……?”聂怀桑猛然回神,转头,用那双已经有些发红的眼睛盯着他,轻轻的叫他:“三哥”,终于不叫他大嫂了。金光瑶心底说道。不过这软软的声音让金光瑶有些迷茫,下一刻,却见聂怀桑眼里一盈,啪嗒啪嗒的掉下眼泪来。

金光瑶一下子就慌了,他根本不知道从何去安慰这个小孩儿。他听到门口有脚步声传来,抬眼望去,一抹白色的身影进入他的视线。金光瑶瞳孔瞬间一缩。

来人正是现任蓝家家主,泽芜君蓝曦臣。

金光瑶鼻子一酸,看到蓝曦臣他就觉得十分委屈。不过他很快就忍住了,刚想开口叫声“二哥”,就见聂怀桑扑进了蓝曦臣的怀里,号啕大哭。

蓝曦臣面色一怔。

金光瑶嘴角微僵。

原本,听到这边动静的蓝曦臣快速的赶了过来,他想看看阿瑶的身体怎么样……还有就是,阿瑶他和大哥…是否真的…。没想到,他这一来,倒是让怀桑找到了个大型抱枕。

“曦臣哥……”聂怀桑边哭边叫他,蓝曦臣只得看了眼金光瑶,在心里想“阿瑶最近,似乎又瘦了。”就开始安慰起聂怀桑来,语气极尽温柔,宠溺非常。金光瑶勾起了一个不以为然的弧度,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底,已经开始裂缝了。

门口传来一声咳声,三人都向声源处看过去。只见聂明玦冷着一张脸,抱着胸站在门口。

聂怀桑弱弱的喊了声“大哥……”也不知他在门口站了多久。

聂明玦瞥他一眼,见他不哭了,对他严厉道:“还不松开手?整天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聂怀桑一下子松了手,低着头乖巧的站在蓝曦臣身侧。蓝曦臣上前一步挡在了聂怀桑,对着聂明玦轻声说:“大哥,他还是个孩子呢,别那么严厉了吧。”聂明玦冷哼一声,不再看聂怀桑。金光瑶有些恍惚,就在刚刚蓝曦臣出面挡住聂怀桑的时候,他竟生出了这两人或许不失为一对璧人的感觉。金光瑶自嘲的笑了笑,能站在蓝曦臣身侧的人,估计永远不会是他了。
tbc.
『下篇应该在下午左右就发了』
『第一次尝试abo文,不太了解,望见谅』
『私设挺多的,望见谅』
『感谢支持』

评论(15)
热度(83)

© 洛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