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一下,闲鱼写手了解一下

可糖可刀可开车的写手/词手了解一下吗qwq

墨香是立场,官配是底线

双道死忠+洁癖,谁侮辱他俩我跟谁磕到底

主产双道,其他cp时不常的也写写

词作策划唱见作曲编剧写手六担

烂白菜价了解一下

长期接债

头像画师:凫茈


魔道天雷xx和xc
注意避雷

【双道长】日月之行(1

上古神话pa

日神星月神岚

是个神仙谈恋爱的故事,ooc见谅。

完结不定时(?

————————

并不是所有飞升之后的神仙都会选择一直待在仙界,他们也会腻,会厌烦。因此,有大部分神仙会选择在他们漫长的寿命中抽出一小点来,再去人间看一看从前自己所见所闻。

望舒是那少数人之一。

他常年冷着张脸,穿着一身与夜同色的道袍——他飞升前是个道士——整个人都散发着他人勿近的气息。

望舒平常不管仙界的大小事务,他只在每天晚上日神回来时,架着他那辆看起来和他一样深沉的月车而去。

昨夜,日神对他说:“望舒,你为何不表现得温柔一点?明明内心是个那么柔软的人……”最后一句是日神在暗自嘀咕。

望舒瞥他一眼,没有说话。不过是交个班的功夫,望舒已经上了车准备离开了。日神讪讪地挠了挠头,带着他那条驱车的神犬离开。

日神名羲和,和望舒不一样,他是新上任,却在上任前已经去过了人间。

可令人费解的是,这位神仙去了趟人间再回来,居然把什么都忘了,仙皇把人带在自己身边三日,才总算让他把之前的记忆回想起来,但他在人间那段日子,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此事在仙界掀起了不小的波澜,仙皇压了好几天才把流言压下去。

望舒不经常与仙界交涉,以至于这件事他居然一点都没有耳闻。

望舒靠在椅背上,低沉的对着驱车的九头蛇说了声:“快点。”大蛇颤了两下,加快了速度。望舒看了看挂在一旁的月亮,按了按眉心。

在望舒长达几千年的记忆长河里,有一段极为惨痛的日子,以至于这么久,望舒对“下凡”这两个字都带着本能的反感。不过他本人却早已忘记了究竟是因何而痛,仅仅剩下的一点记忆里,他记得,他在人间,名唤宋岚。

羲和又一次出现在望舒的眼前,睡眼惺忪。望舒皱着眉头看他。羲和打了个哈欠,道:“你有事和我说?”望舒扭身一掌打在大蛇其中一个头的后脑勺上,大蛇吃痛,怨念的看了他一眼,跑了。

望舒抚了抚袖子,正经的开口:“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羲和长大了嘴,愣了愣,随即噗的笑出了声。

望舒冷峻的表情上带了点疑惑。

“你笑什么?”

“哈哈哈没有没有,”羲和忍住了笑,抬手捏了捏望舒的脸,“只是之前没发现,你这么可爱。”

这下换望舒愣了。

羲和召来自己的车和狗,转身走了,望舒看着他的背影,听到他说,

“见过,我们很早以前就见过了。”

望舒拽了拽自己的袖子,脑子里乱乱的,一边往回走一边皱着眉头想事情。

大蛇在自己和自己玩,因为头太多,不小心把自己缠成了一团。

“嘶!嘶嘶!”望舒闻声抬了抬头,眼神中透露着嫌弃。

“……嘶”大蛇弱弱的叫了一声。

望舒心不在焉的走过去,熟稔的给他解开,又转身回来,托着腮不知道在想什么。

大蛇伸出一颗头凑近他,又被拍了回来。

它不满的把身体弓起来,谁知它主人只是瞥了它一眼,便又转回视线发呆,大蛇也只好停止怨念,继续自己和自己玩。

晚上望舒没有去上班,他用了点力气造了个影子,让他去了。

仙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本想着就这么让他糊弄过去,谁知道搞事那人却找了过来。

仙皇按按额角,对接下来的事有了些猜测。

“宋道长。”仙皇略微拱手,算是打了招呼。

仙皇从来都是这样称呼望舒,后者早已习惯。望舒也只是拱手,算是还了礼。他直截了当的开口:“陛下,吾千年前在人间所历,只有您最为清楚,烦请告知。”

仙皇暗自叹气,道:“我也想告诉你,可这件事是你当初自愿忘记的,对天道起了誓。若是如今我再告诉你,岂不是违了天道,天罚你我二人都承担不起。”

望舒默然。

仙皇看了看他,到底还是说了:“宋道长,其实,还有一个人,陪您经历过那些。”

望舒猛的抬头,他的舌根发涩,半晌才溢出一句:“是谁?”

仙皇摇了摇头,“他已经不记得了。”

“但是你们可以从现在开始尝试着再去相处,待到时机到了,天道会让你们想起来的。”

望舒捏着袖子。

仙皇的声音顿了顿,

“你要相处的人,名羲和。”

tbc.

少数借鉴古籍,大多为私设。

这个排版我也很绝望,在wps上是好好的,过来就不行了。

复活作(?

我也不想开坑啊可是写着写着就写多了(挠头

评论(2)
热度(16)

© 洛白♡ | Powered by LOFTER